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屑醫生 | 16th Jul 2010, 10:11 AM | 香港感情
無聲之中怎可知真擁緊你 如觸摸一堆飄忽空氣
眼看無數個問號被靜默的你吻去                    只好自欺
從不敢不忍心識穿你 據聞你與那默劇藝人戀上了
我也學別人靜靜地演 我這套戲                    亦不願分離
 
*相對不發一言  似是  你共我有了默契永不要幼稚的罵戰
但表情彼此表情  悄悄地暗示這是冷戰
*多少年共對亦無言
△流言風一般於身邊一聲一句  從不聽不講不想一句   
怕會無意揭露                                            令人難圓場的證據 怎可面對
無聲之中將心聲踩碎 變成最有趣默劇藝人不怨懟 
永遠靜靜地寂寞地演你愛侶                           別管你想誰
*多少年 直到目前 
我愛你你也愛我這個你過去也聽過說過  破裂過厭棄過怨過傷過變過
                                                            你我卻永遠怕說破
冷戰再冷戰再冷戰 一錯再錯我卻愛上這個錯  怪責你揭破你放棄你可會使我好過
△相對不發一言  似是 你共我有了默契              永不要幼稚的罵戰
但表情   即使表情也似沒有話說 沒有話說沒有話說  像冷戰
多少年共對亦無言 彷彿多少年 欲愛但忘言  欲愛但忘言  
讓你走過眼前
 

明明知道他不忠,卻當自己不知道。甚至流言都已經傳到自己耳朵裡,別人追問也會挑動你的神經。成了受害者的你反給他講好話,為他圓謊,甚至不惜用謊話來掩蓋謊話。結果騙人的話說多了,連自己也覺得... 真相是耶非耶,好像也變得不太重要...

這或是因為心軟、因為捨不得多年感情、害怕轉變、同時亦害怕面對現實、總之就是「一日不離婚,我始終是『民太』!」的心態嚮導、天真地認為只要繼續等下去不撕破醜惡的臉,事情還會有轉機。
便選擇不去面對。那膠著的狀態,由得它繼續膠下去。
「永不要幼稚的罵戰!」真是說得太好,「太好」在於點出了很多人那幼稚的想法:永不要罵戰,因為罵戰總是幼稚的,罵人的人是幼稚人。
這出於中國人對禮的無理堅持,失禮比不仁不義不智更嚴重,無禮比無義無廉無恥更可惡。好的,若然覺得罵戰幼稚,就展開冷戰吧,然而由得真相沉在海底裡,由得他與那個默劇藝人眉來眼去,他們越走越近,越近便越揚!
到最後被撇若舊履的,不就是我們? 

星屑醫生 | 14th Jul 2010, 11:55 AM | 維園行動

星屑醫生今年書展會有新書推出了。

Picture

就是我與任亮憲(馬草泥)合著的【爆政】!

書的體裁很特別,可說是一個 idea + 行動的紀錄集。誰都知香港的政治一直都是死水一潭,限制多、形象欠佳、前路茫茫... 直至來到這風起雲湧的2010 年,才在各方面露出一點轉機。【爆政】總結了這半年的自發維園行動,希望能為香港呈現一種新的參政方式:新鮮感強烈、有趣、可觀、自主、行動力高、兼且是有果效的!

衷心衷心多謝明窗出版社的編輯 Nancy 小姐,她為這本書投入了很多心力。新書發佈會將於七月廿二日(星期四)下午二時舉行,我正在設計新穎有趣的發佈模式:把城市論壇般到書展裡!

先發奇想,例如要謝志峰舉手搶咪發言、要毓民扮馬草泥砲轟馬草泥、我就做主持、馬草泥做人肉錄音機、其他哥仔則圍堵馬草泥... 

想想都夠有趣了,希望到時能夠見到大家~

這陣子從各渠道收到很多人的意見,有愛我的、有喜歡我的、對我有著期望的、也有對我嗤之以鼻的朋友... 我珍惜這所有的意見。

我說,這書是為這半年行動的一個高潮、一個理程碑,同時亦是一個小結。在此以後,會多放手給維園哥仔們,同時亦希望做多些背後的鬆土工作。

專登在【爆政】裡刊上這小段文字,是從【爆漫】裡輯錄出來的。

Picture

【男人的條件】

    其一 絕對不能賣弄小聰明,把你的熱血全部化為行動吧

     其二 千萬不可追逐花樣般的人氣,應翻鬆泥土,培育根部變得強壯

      其三 不要眷戀得來的些微地位,應在暴風雨與風平浪靜之間選擇暴風雨

     其四 任何時候輸了也不能哭,應緊記失敗乃成功之母

    其五 即使堅守以上各項,也不能自以為是,應把所有外人都視作老師 

盼望這五項可以讓著緊我的朋友稍稍放下心來。我只有微小的心願,在真普選到來之前,能叫做出一點力,去為香港預備能夠接受它植根發展、開枝散葉的好土壤。


星屑醫生 | 8th Jul 2010, 12:19 PM | 維園行動
至各大傳媒編輯:
2010年7月2日凌晨一時,香港政府總部門前發生「不合作(靜坐)運動」。正值警方執行清場程序的時候,麥女士(金蟬婆婆)懷疑受到惡意推撞,結果倒下休克昏迷,在場的醫生與醫護小組自發提出希望能為老婦進行即時救治,卻遺憾未能得到警方允許,而醫療小組(包括醫生、護士、急救員)及老婦更先後被強制抬離現場。

老婦給警員抬離後旋即發生嚴重昏迷、全身痙孿及心跳紊亂等,情況一度危殆。

「全民發聲」希望召開記者招待會,就上述事件,提出一個議題:

在香港警方行動的時候,眼前的人命重要,

還是盡快完成命令重要


地點:                      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  202 號室
日期及時間:          2010年7月9日(星期五)下午二時至四時

主持:任亮憲先生(全民發聲召集人)


程序:
一  陳述事發經過,現場影片播放
二  麥女士(金蟬婆婆)親身分享事發過程
三  自發醫療小組負責人歐陽英傑醫生(星屑醫生)分享經歷
四  嘉賓分享
五  自由答問

歡迎各編輯派記者出席,如有查詢,請與任亮憲(馬草泥)先生聯絡。
2010年7月7日

星屑醫生 | 3rd Jul 2010, 11:19 AM | 維園行動

我一直贊同陳雲所說,要學好中文,因為文字語言有廣泛影響別人的力量。警方一再強調,在清場的時候已盡量「克制」及使用最低武力,我們就不妨思考一下到底甚麼叫做克制。

百度百科詞目:克制
     基本解釋:控制;抑制

     克制,指克服、制服,適用於不好的或不應有的情感、思想。   

     克制感情

     有条件去做而强制自己不去做

原來警方也算坦率,他們的意思是一直克制著自己不好和不應該有的感情,雖然有條件去做某些事,卻強制自己不要去做。

進一步想,面對坐在地上手圈著手的示威者,不好和不應該有的思想情感是指甚麼呢?為甚麼警方會有不好和不應該有的情緒呢?而他們最終有沒有產生不好或不該有的思想情感呢?

克制的另一意思是「有條件做,卻強制自己不要做」。我們又不妨進一步想,面對手無吋鐵,腳圈著腳的示威者,甚麼事是警方有條件做,卻強制著自己不要做的呢?

為甚麼他們會有衝動想做?而結果,他們又有沒有做了呢?

好在現在是數碼媒體年代,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淨出動人不出動武器仍然可以造成「非最低暴力」。鐵證如山,百川正在歸海,敬請大家拭目以待。


星屑醫生 | 3rd Jul 2010, 01:04 AM | 維園行動
抗癌鬥士麥女士(金蟬婆婆)親述警方清場時對她的暴力對待

事發地點: 香港政府總部

時間: 2010年7月2日凌晨

2010年七一後,過千名市民留守政府 總部。辜勿論這做法是否有效,總之香港人實在有集會權利,而警察亦應盡力保護市民集會時的安全。

可惜事與願違,警員為了快速清場,竟置市民安全於不顧。麥女士(金蟬婆婆)年近60,是抗癌鬥士,她給警察拉扯倒下,頭部受創暈倒。警察不讓在場醫生對她作出即時治理,反而快速抬走醫生。當麥女士給抬下山後完全失去知覺並陷入昏迷,之後更出現痙孿現像。

報警16分鐘後救護始達,才把她送去醫院。

這社會,有些人比別的人更平等。

 

字幕版,銘謝好友 pybobo

麥女士: 麥

星屑醫生: 星

0:10 麥:    我問警察: 你們有良心嗎? 為何要這樣對示威者呢? 我們爭取的利益你們也有份兒!可能在他們身後穿白色衣服的人不喜歡我在警察前說話

星:   那個人是穿制服? 穿白衣的? 

0:30 麥:    他穿白衣的, 是警察

星:    是警察來的

麥:    是警察來的, 他身形健碩. 在他前方是手挽手穿籃衣的警察, 原來在他背後已有一排女警, 他把他們撥開後, 想把我扯出去, 我見勢色不對, 便向後退一退. 我退後, 他立刻衝出來想抓我, 抓不到就推

1:07 星:   即這是你第一次跌倒

麥:    對

星:   然後你就站起來?

麥:    不是

星:    你再被他推過?

1:13 麥:    不是

星:    情況應是如何?

1:15 麥:    第一次已經被他推倒

星:    所以你才跌倒

麥:    是

星:    即不是你自己腳疊腳倒地, 而是被他推趺

麥:    被他推了一掌, 因他想把我擒住

1:25 星:    你就是這原因而倒地

1:27 麥:    當他撲過來的時候, 我避不及便被他撞, 之後, 我便倒在地上, 右邊頭部撼在地上

1:39 星:    是,是, 那時我都在, 我見你當時已不能動

1:42 麥:    湊巧那兒有梯級

星:    是

1:43 麥:    他們坐在那兒等候     

星: 對

1:46 麥:    我就想移過去,  那個白衣警察便衝過來想抓我, 但我避開了, 他就立刻向我撲過來, 之後一班女警也向我衝過來, 然後我便暈倒在地上

2:05 麥:    然後好像有人叫她們不要抬我走

2:06 星:    嗯

2:07 麥:    女警不理會, 依然抬我走

星:   哦, 即是你暈了也繼續把你抬走?

麥:   對

2:12 星:    那個不讓她們抬你的人應是我

麥:    暈倒時環境很嘈吵

2:19 星:    那一刻你已經暈倒

2:13 麥:    他大力把我推在地上, 之後暈倒

2:27 星:    真的太過分了!

麥:    是

2:29 星:    你現在甦醒過來便太好了, 你不用想太多了, 好好休息一一下吧, 我先走

麥:    謝謝你們

星:    不用謝

麥:    你們已解散回家?

星:    我認識那個姑娘的, 她會幫你的, 而醫生是很乖的

 

(醫生按:本來是想走的了,醒起還未問她傷勢,看看哪裡有痛)

2:45 星:    說吧

2:47 麥:    在她們抬我到外面期間, 我醒過來, 我叫她們: 不要傷到我, 我的頸不能碰呢, 我是傷殘人仕, 但她們不理會, 一直扯我

2:57 麥:    有一個警察就在下面搣我

星:    搣你那兒?

3:03 麥:    搣我的腳

3:03 星:    搣你的腳. 那你耳朵的背後呢?

麥:    她們避開那兒, 因她們知道我耳背後有問題

3:10 星:    她們沒有弄痛耳背的?

麥:    沒有

星:    這就比較好, 但她搣你的腳

麥:    對

3:14 星:    她們有沒有拗你的手?

麥:    沒有

3:22 麥:    她叫我不要動, 我嚷: 你們這樣令我很辛苦, 可放我在地上嗎? 之後, 我就好像有點暈眩, 她們便把我放在地上一下

3:33 星:    他們不是因為害怕, 當時我對她們嚷: 你們有沒有搞錯? 你們一把人放下, 那人便暈了, 你們不要走, 她們就說: 不行, 走啦! 就走了

麥:    真的?

3:43 星:    真的很過分! 激死我啦! 總之激死我, 我定必替你出頭


星屑醫生 | 2nd Jul 2010, 10:17 AM | 維園行動

我太天真,以為醫權可以制衡警權。世界大戰,兩軍交戰也不會對付紅十字會人員。即使在海地,假如救援人員受到傷害也是要遭受國際謮責。可惜在香港,這些權利都遭到無情的踐踏。

事發經過:
麥女士走到成排的警察面前,平靜地要求警方在清場的時候不要使用不必要的過度暴力
一個白衣警員推她,她退後,失足向後倒地。
頭部著地,立刻暈弦。 
當時我正正站在她身後,連忙察看,見她已不能動,但警察的腳已伸到我們跟前。
我嘗試喝停警察,要他們先處理好她才能繼續清場
白衫警員又再一次從後殺出,把我推進警員堆裡。
他們立刻把我抓著,提起離場。

我頭上戴著貼有白色十字鰴章的帽子,一直拿著紅色大聲公叫「我是醫療小隊的醫生,警方的清場行動現受醫療小隊監察,希望警員切勿使用不必要的暴力」。就在給提起的時候,仍一直高呼我是歐陽英傑醫生,那個倒下的女士生命有危險,需要即場處理。誰知警員為了要我收聲,挽我左臂的警察便用力捏痛我的左臂,挽我左手的警員則用力扭我的左腕。我大叫疼痛,當然沒人理會。他們把我放在山腳,便離開了。

山腳下早已有位病人躺著,她是醫療小組成員,是其中一位醫生的太太,在警員把她放下之際後腦給猛烈撞擊,然後全身痙孿起來。到我來到的時候已經醒過來,但就非常疲倦,是典型痙孿後的倦怠。

兩分鐘後,麥女士亦給抬下來。

女警們把她放下,當時她已毫無知覺,GCS 昏迷指數是 3 分,情況危殆。她給背上兩個袋子勒著頸項,我們便給她鬆開。其時她的心跳過促及紊亂,呼吸速逼,兩分鐘後更開始全身痙孿,我們便立刻給她擺復元臥式,圍觀朋友則用大banner 給她扇風。政府預備的救傷隊早已收隊,而警方亦沒有安排救護車在附近守候。

搶救五分鐘始回復知覺。
其時她還未完全清醒,只一直叫著很辛苦。 

後來亦有朋友說,看見麥女士給警察踩到。其間朋友們不斷要求警察幫忙,並著他們催逼救護車快些到達,因為早於醫生太太發生事故之時,小組已叫了救護車。他們回答說已經通知,最後救護車來到的時間是16分鐘後。

二人俱送往瑪麗醫院急症室。
麥女士清醒後說右臉的舊患和頸項疼痛,而右邊大腳趾頭亦覺得痳痹。
她實實在在從鬼門關兜了一圈回來,警方卻報稱有三個示威者「聲稱不適」送院治理。

只能說,這社會,有些癌症病人比別的癌症病人更衿貴。你估我成立社運醫療小組,只為了照顧中暑頭暈這些情況?若醫療小組不在,單靠那16分鐘到達現場的救護車,她可能再也無法對我們說話了。實在我給醫療小組起了句口號:社運醫療,專業制衡。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制衡警權。

沒有醫生做的話,由我們來做好了!當市民vs 政府,政府那邊可以派出警察來行使暴力,市民那邊呢?連扯一下警察的衫袖已經叫做襲警。許是我真的太過天真,以為醫權可以制衡警權,盡量確保示威市民得到生命的保障。誰知原來我們是活在一個比戰爭時還可怕的社會裡,在這裡,特權得以保留,身份地位大於一切,人權呢,則被渺視、被踐踏。


星屑醫生 | 22nd Jun 2010, 10:15 AM | 維園行動

在意義上,明天肯定要寫進歷史裡。從零星的、針對個別政策的反對運動,一路走來,百川匯聚,終於到達關注政府政策的最高潮。

要求政府臨崖勒馬,撤回政改爛方案。

 

就在此向參加 623 的朋友做幾個呼籲。

1. 照顧自己身體

第一要緊要提防中暑。帶水,帶乾糧。帶備簡單隨身藥物,白花油也好過無,最好帶幾塊膠布。若可以,不妨買包退熱貼,貼在右上腹有助肝臟降溫。

若自覺坐不慣石地的朋友,可自備地墊甚至小摺櫈。

穿淺色衣物,若能帶多件衫替換更好。建議自備紙扇,太陽帽或傘。也可考慮買件膠雨衣,一防下雨,二防晚上著涼,三防胡椒噴射。

來的時候請先留意社運醫療隊的攤檔設在哪裡。若有不適,可第一時間尋求幫助。

 

2. 留意補給線

盡量不假外求,自己攪得掂、負擔得來的就自己預備。特別留意電池或其他物資補給,因為中環是「中環價值」的堡壘,所以連繩、較剪或釘書機等,也很難買得到。

建議坐地鐵到灣仔站,一出站就到太原街和灣仔電腦城,附近還有各大書局,抗爭物資應有盡有。

 

3. 高度警覺,有勇有謀

帶能拍片的相機,錄像是強大的武器。

練定幾首抗爭歌,最好自備歌詞,到時跟著大會唱,有助推高氣氛。

建議劃出 Vuvuzela 專區,依指示才同心大力吹,這樣方能做成震懾人心的效果。不建議個別人士隨心隨時亂吹,無謂令同伴不適。

一般參與者可思考一些特別得來又不犯法的抗爭方式,例如一班同學圍在一起唱歌跳舞,帶手鈴搖鼓結他伴奏、放吊著抗議橫額的模型飛機、用乾冰做點演唱會式的煙霧效果、十幾個人一起吹肥皂泡泡等。

高鐵一役見盡別出心裁的橫額,覺得十分喜歡。不是為了嘩眾取寵,卻是為集會增添趣味和色彩,最緊要讓自己無悔!

若有給清場的自覺性,則建議自備保鮮紙或眼罩。

 

然而意義歸意義,若然明天只得幾千人來到立法會門前叫囂,這運動在歷史裡,就變得毫無意義了。623 早上十時開始,今晚大家早點睡,養精蓄銳!


星屑醫生 | 14th Jun 2010, 17:21 PM | 維園行動

剛剛收到明光社寄給我和蘋果日報的電郵。

致《蘋果日報》編輯先生:

澄清啟示

就貴報於6月6日A17版,記者白琳一篇以《星屑醫生男模人身—搞社運都要型爆》為題的專訪報導,有關「轟明光社亂噏女裝男穿」的內容,本社有以下澄清:

據本社資料,近期有關「女裝男穿」的評述,曾在本社刊物《燭光網絡》第72期中「關注焦點」一欄出現。該篇二百字的短評中引述了《韓國朝鮮日報》和《明報》兩篇有關韓國和台灣大學生化妝潮的報導,並提出「男女性別角色的教育實有必要加一把勁」的評論,但未有提及「反映青少年性別認同混亂,要輔導」等建議。如有錯漏,煩請貴報指正、賜教。

本社認為,一個人的衣著,只要大方得體,自重自尊,根本就是個人選擇,本社並無特別「對與錯」的意見,而「女裝男穿」,只是近年時裝潮流而已。事實上,正如星屑醫生歐陽英傑所言:「短褲加襪係以前男士服裝,路易十四都係咁著」。我們討論焦點反而是,為何型男(metrosexual)如星屑醫生想潮著leggings,也只能說拿太太的,甚至要說:「男人之家係香港買leggings好奇怪」,這其實正暗合本社指出「男女性別角色的教育實有必要加一把勁」的評論。本社由十三年前開始至今,對傳媒、性文化和社會倫理等議題監察,堅守立場,承蒙不少傳媒友好支持,相信今次張冠李戴實屬少數。我們相信一個負責任的專訪和報導,應以事實,而不是以想像或印象為依歸。贏了小標題,賠上公信力,並不明智。

謹祝 編安!

我highlight 了那一段文字說得好聽,但慢著,在他們的【燭光網絡】原文中,有這段文字嗎?客觀地看他們文字的上文下理和選圖,你能得到甚麼的印象呢?

Picture

大家記著有這篇澄清啟示裡有這麼一小段:本社認為,一個人的衣著,只要大方得體,自重自尊,根本就是個人選擇,本社並無特別「對與錯」的意見,而「女裝男穿」,只是近年時裝潮流而已。

希望他們不會出爾反爾。

蘋果日報原文:

轟明光社亂噏女裝男穿(小標題)

他穿這副武裝在診所看症,故意不穿白袍,被護士取笑。「我有心試吓病人反應,點知佢哋病到瘟瘟沌沌,見到我當冇嘢。」明光社最近指女裝男穿成風,反映青少年性別認同混亂,要輔導。也是基督徒的他不以為然,「又喺度亂噏廿四,唔識嘢!短褲加襪褲係以前男士服裝,路易十四都係咁着。」

好,同場加映蔡志森於【左右紅藍綠】節目的言論,還有【燭光網絡】有關維園阿哥的報導:

Picture

裡面說:我們決定透過公開平台,在直播節目中發聲,企圖得到市民注意... 而大標題則是:維園阿哥節目搞事,收視高,鼓吹激進表達文化。然而誰都知道圍堵是怎樣的圍堵,擲廿元是怎樣的怒擲(下圖:黃色箭嘴指著的,就是那張怒掟的廿蚊)。

Picture

Picture

噢,到底我們是怎樣的搞事,怎樣的鼓吹呢?而這種手法,又是否叫做激烈的表達文化?怎樣又叫做出位呢?

就用他們的文字回敬他們:我們相信一個負責任的專訪和報導,應以事實,而不是以想像或印象為依歸。贏了大標題,賠上公信力,並不明智。(雖然你們從來沒有公信力~)

這叫做「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簡稱:有口話人。


星屑醫生 | 14th Jun 2010, 10:22 AM | 生活趣味

一直克制,不把話說得太明,總覺得畫公仔畫出腸就老土了。但實在越來越覺得這社會很多人真要多多「升le」,把思維擴闊,把眼光放遠。其實就是說他們見識太少、質素太低、井底之蛙得令人難堪。

換個淺白的說法,就是「未見過大蛇痾尿」。

「你知唔知你自己穿成咁,成個基佬咁。」一個維園阿伯鬧到無嘢好鬧,竟這樣對我說。

「阿伯,你不要恃老賣老,你這樣說,可以告你歧視的。」我沒好氣答他。

拿維園阿伯做例子當然太過極端,不過只要你穿著一雙襪褲四處逛,就會發現大部分路人的眼光都不期然向下望,然後露出詫異的表情。別以為我高調地說自己的衣著就好過癮,在憎人富貴欠人窮的香港,這樣做,肯定要先做好心理準備會招來誹議。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Givenchy

不是牌子或價錢的問題,而是說,這世上就是有人這樣穿衣服,而這穿法還是世界一級穿法,每一季都令全世界趨之若騖!香港人,離開你的井,去看看世界舞台吧。

甚至你以為 twitter 人走在資訊尖端嗎?原來當中也有無數人目光如豆,自以為自己的一套就是宇宙法則。對我高調地談論衣著就看不過眼,莫非認為關心社會的人必然要爛身爛勢?認定只有無產階級才能參加社會運動?以為只有同建制頭撞頭死過,才叫做衝擊?

我要說,新民主運動是要植入生活裡的民主運動,因此我的衣服也是我的抗爭!有天讀到明光社的人說:「見到男仔穿襪褲,真要搞好性別教育。」我就決定要用自己的這個方法去抗爭:剛好有機會與蔡志森同場,便立心穿著襪褲去與他握手和交換卡片,對他說最衰不能在卡片上寫「維園行動」,告訴他我是某教會的執事和理事,一直和兩間學校搞青少年活動...

一來,激死他。二來,讓他不習慣也要看到慣。

你可以繼續寫文章罵蔡志森又或者搞遊行抗議盲光社,但我就選擇用自己的衣服高調地站在蔡志森面前、高調地站在社會面前來做抗爭。我自己認為,這也是一種勇敢。

對不起,我心中的社會運動想法是闊的、是包容的、是饒有新意的。我認為每個人鐘意怎樣做都可以做,總之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就是。與人無尤,自尊自重,合則來不合則去。若連怎樣抗爭也有規限,有門檻,甚麼都要開會來做定奪的話,安全是安全,可是創意也就很容易被扼殺,效果也未必會十分彰顯。

公開呼籲:閣下若然有空去胡思亂想的話,與其煩擾同道中人,不如想想,怎樣可令民主黨不要轉呔。


星屑醫生 | 12th Jun 2010, 11:01 AM | 生活趣味

這個書展會出書,暫時不透露太多內容,保持一點神秘感。

這次下決心要在書裡加上我的漫畫,就先給大家看看我的半製成品~ 玩膠~

Picture

超可愛草泥馬!(這個不是自己整的,在 sogo 買,70幾元,極搶手!)

Picture

半完成圖搶先看!

Picture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