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星屑醫生 | 3rd Dec 2010, 18:37 PM | 香港感情

http://singsit02.blogspot.com/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花樣醫生,繼續愛笑愛潮~*  


星屑醫生 | 15th Oct 2010, 18:54 PM | 香港感情

《呻吟透視》第62集 ( part III )︰中文點起義 ?

主持:子健,快必

嘉賓:陳雲

視頻連結:https://www.ourtv.hk/cgi-bin/ourdb/bdetail?session_id=start&share=ourdb%40ourtv.hk&dbname=vid_Video&template=344118260202&caller=https://www.ourtv.hk/cgi-bin/ourdb/bdetail&action=vid_Video,344118260202,2646&key=2647

 

快必:你也不贊成民主黨的方案

 

子健:點解唔贊成?量變到質變噢(嘲弄)。

 

陳雲:除非上了去奪得權,否則上去也是給人捏著,或只是想入去分一杯羹,變成建制的一部份。反削弱了爭取民主的實力。

 

搞不清他是真民主黨,還是已變了質,也不講給人聽,遮著蓋著,算了,只好當它狗上瓦坑有條路。

 

快:撐不撐選民力量?

 

雲:總之所有民主力量都要撐,追擊民主黨無所謂,即使他是真民主黨還是假民主黨,追擊本身就是有意義的,令市民知道可以怎樣介入,不需要跟大佬,往績有問題,好像變節了,又好像是真的,總之信自己,信首尾如一的人,即使可能令一時之間局勢失敗,但可令局勢清楚,逼那些人招供,真或假都好,不能欺騙一世。

 

益民建聯無乜用,攞多一兩個席位無作用立法會選舉與區會選舉有些不同少少戰略損失犧牲成個大(局),漢賊之分,所謂正反之分是重要的判斷道德上道義上搞到立場清析,局面清析,鬥爭也是成功的,就算輸議席,也是有用的。

 

下次選民與泛民主派要醒目的,實在輸幾個席位無所謂,選到了也沒大作用。

 

作用與五區公投一樣,不是要去創憲法,不是真公投讓市民出啖氣,顯示力量與聲音在哪裡區議會也是,顯示力量與聲音在哪裡,發現輸了,就由得他輸,就要想想,點解要投給民建聯,點解D人會覺得內哄就不投票,投給民建聯了,到第時無民主,自己受苦。

 

政府無民主攪到民不聊生,就是市民自己的責任這是選民教育,投票的意義每人投一票,掌握自己命運不是烏烏龍龍混混沌沌,人幾十年我都投,就要繼續投下去囉讓人醒目些,因為局勢不停在變,每次投票前都要清楚分析。

 

子:你說的是否太理想?民主黨現在民望高了。很多人都說都叫做理想啦,都得到一些東西,都算行前了一步。

 

雲:一個地方有無民主是那地方的人應得的若那地方失敗(PK),不需要為那裡的人憤恨只要告訴他們為甚麼會失敗(PK)。宣告制度的荒謬,政黨的陰謀,講給別人聽點解會失敗。

 

反正爭民主在共產黨官商勾結成個霸權體系之下爭,是注定失敗的,爭過繼續失敗下去,講給他們聽,繼續失敗下去後果如何。

 

不能怨自己無辜:「只是大陸不給我...」要想想自己怎樣爭取過。

 

凡政治鬥爭總是悲壯的。不能坐在那裡,計算過,又有得出鏡頭,又有得選議值,又有得人工𢭃,又有得食蛇宴,又有飯盒會,只偶然在某一時間出現這樣的幸福現像,大多數都是悲壯的。

 

香港的將來,就像現在,沒有將來。


星屑醫生 | 15th Sep 2010, 10:28 AM | 維園行動

謝:謝志峰
梁:梁振英
劉:劉健儀
黃:黃洪(中大教授)


謝:回歸了10幾年,我們的基本法同中英聯合聲明都規定了我們的生活方式不變。就是資本主義是其中一項主要目標
忽然出現所謂仇商仇富的情緒,是真是假,有沒其他原因。最基層的人的生活是否得到保障?
今星期主題:脫貧致富硬道理,兼善天下價更高
富了以後能否適當回饋社會,讓社會變得更文明進步公義呢?

劉:要做民調,中大「和諧社會調查」70%以上人認為社會不和諧
69% 受訪者認同窮人與有錢人的矛盾
65% 市民同大財團的矛盾
儲備由回歸時的6000億,到現在22 千幾億
富人越富,窮人不能分享經濟成果
個別商界行為 引起有關社會公義的關注

梁:未出現普遍仇商仇富,靚車泊在街上無人會搞,卻不能掉以輕心
51萬就業人士低於6000元一個月,96-0610年時間GDP 34%增長,30% 香港人110 萬人收入下跌。
應慎重,政府社會正視,種種貧窮問題

謝:97年家庭入息中位數18000,現在17000,外滙儲備上成3 倍。落口袋的錢卻少了。

黃:所謂仇富、仇商,未到
結構問題,事件組成,賺太多,非個別
為富不仁,發財立品,市民在發財過程是否有品,錢從窮人身上賺來

梁:兼善:現代社會企業責任早已很清楚,profitplanetpeople,顧客與職工
取之有道,對員工與顧客責任應推廣
個別事件,個別言論令人反感,最低工資、房屋問題
某些事件應處理得好些

謝:為富不仁及取之有道,放諸社會,是否架構問題是否令人無法取之有道,甚至為富不仁好像天公地道?自由黨現在代表中小企,覺不覺得制度有問題?

劉:先講貧窮問題,社聯:低於家庭入息中位數一半以下,125萬,綜援80
平均每年400億盈餘,過去3年派千億,次次一鋪清無效果
例:制定長遠5年滅貧減貧的政策
不是給嘈就派一些
怨氣,堅尼系數,80003人家庭都辛苦
建議政府做補助
商界檢討:營商手法,不能失實,明碼實價
社會責任:合情合理,保護員工飯碗,照顧環保

黃:結構性問題
商界有分做成貧窮
在職貧窮,最低工資被商界影響
老人貧窮,全民養老金亦被商界反對

梁:注意營商文化,虛假說明
工資保障運動,得1000 人參加,說明心態:拖得一時得一時
做成商界與基層矛盾

劉:政府把責任卸往商界,最低工資保障計劃失敗的責任
工資太低是為扭曲,應立法予以改正
自由市場經濟講供求問題
經濟學家:過高工資會導至失業
最低工資不能解決問題
需要政府介入幫收入低於中位數的人

謝:有兩點未見清析討論:經濟壟斷,政制偏頗

林輝:最仇特權,社會偏向誰?政制問題,功能組別悍衛誰的權利?最低工資十年未能立法是誰阻礙,還有集體談判權、全民養老金等

馬草泥:
貧富懸殊越趨嚴重,貧富差距越來越大,
商家為富不仁,壟斷市場
基層市民生活壓力越來越大
中產及其他專業亦感受到影響
更深層次:不公義
政制的不公義,我們仇一個不公義的政制,沒有民主,哪有民生

馮偉光:中產仇商,地產商無規管,因為有「功能團體」擋著,只給予守則而非法例,相比之下,規管小市民小商人的卻是法例。所以是不公平的問題,同政制有關。不是仇商而是仇視大地產商,不是仇富卻是仇視為富不仁,壟斷市場,胡作非為

堝居部落:爭取復建居屋,晉升難,創業難,舖租太貴,樓價太高

謝:有無諗過原因是甚麼?為甚麼樓價可以一直升?完全無約制?

堝居部落:政府應推長遠扶貧、房屋和安老政策(無答到)

謝:房屋政策點攪?

梁:過去太專注做大個餅,忽略各階層分到幾多。工資問題,與時並進,繼續跟進。執行時大小老闆別走法律罅
今日的情況和當日做房屋政策時已很不同,需要更多的科學數據,思考香港人應該怎樣住
另外,貧窮住屋,亦有越來越多樓開始老化,積聚了很多問題需要檢討

劉:市民最關注住屋問題:1. 樓價過高,從土地供應著手,賣樓應予以限制
幫助中產買樓,需要一系列方案,居屋能解決一些問題,卻不能解決所有

黃:退休、醫療政府無政策,政府不想做長遠政策,特首說自己是看守政府,就看施政報告

自由黨:2.28億外滙,400億盈餘,政府守財,製造仇富
請梁就居屋復建數量,最低工資水平講出清楚數據,會否贊同動用盈餘,改革低收入綜援(2800 元的補貼)

謝:現存機制之下,怎做成商人越賺越多的狀況

領滙商戶:大市場小政府,市場被大集團壟斷,小商戶給宰割,領匯上市遇著貪婪領導層,是否有官商勾結

梁:加租加減人工,商界業主去得太盡
貧窮問題是主要社會矛盾,行政長官會回應

劉:梁在傳媒面前說了好多自己意見,怎麼今天躲在集體(負責制後)?

梁:我從來沒講有關數字的問題。

黃:我想講低稅制的問題。香港說稅率低,其實港人交了很高的稅,包括中產階級
因為透過高地價政策,高樓價,政府已抽了稅,才會有這麼大的盈餘,同時令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上
除了說財富再分配,還要考慮是否應該要這麼高的地價
不叫官商勾結,結構性問題,透過地價收入來支持地區政府財政
於是政府無法不維持高地價政策

劉:為中小企說話,政府無扶持,六大產業無影,中小企怎樣參與?例如能否將地皮拆細呢?

中學生A:基層市民明白積極不干預政策,小政府大市場等原則之下,商家帶來社會進步,同時亦助長了大財團的剝削及壟斷。市民在職貧窮,政府卻無從入手
提倡積極不干預者亦提出:若然社會失衡的時候,也應該作有效的干預
是否政府覺得社會公義蕩然無全也無關係?

中學生B:政府有儲備是好,但為何不能用在低下階層身上?是否作為留給下一屆特首的挑戰?

 


星屑醫生 | 8th Sep 2010, 17:27 PM | 維園行動

城市論壇踏入三十週年,為了保衛這個節目,一於就盡力為每集節目寫點文字節錄。讓各人的言論,無論是膠是不膠,都能在互聯網上永留印記。

Picture 

言論平台三十載 自由氣氛望將來(2010年9月8日) 

謝志峰:香港言論平台自由氣氛,是增加還是減少了?近來的多項研究調查,均指出香港的言論自由正逐漸收窄。

麥燕萍:6成記者認為,現時情況比回歸時收緊,例子屢見不鮮,例如在信報寫了十六年的陳雲,是否正因得罪地產商而失去地盤?不少傳媒亦因為中央的緣故自我審查,自己估量人家不想聽到甚麼。

(謝志峰插嘴:是否代表一國兩際發揮不到作用?)            

就如地下水在地下滲透。更多的香港傳媒與內地作緊密結合,因此內地的言論鬆緊與香港息息相關。所以若遇到內地言論自由被進一步收緊的事件,香港務必要大力支持!

(謝志峰:劉夢熊,你站在北京的角度,怎樣看?)

劉夢熊:城市論壇就是香港言論自由的象徵。這一年來,甚麼「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等等都可以出街而無追究,證明香港很自由,基本法對此亦有保障。其他諸如23條會遭到反對,亦是印證,而中央亦明白維護香港的言論自由關係兩岸和平統一。

麥燕萍:真正的言論自由,是讓所有言論都能無懼地發表。

劉夢熊:沒自我審查,乜人講乜都得。

麥燕萍:傳媒單位卻因經濟或政治而作自我審查。

陳建民:國際言論自由權威機構 Freedom house 研究,196 國家之中,香港言論自由排73,近年更被評為部份自由區。這評分關乎幾項:一,法律保障,地方有否主動立法來確保資訊流通。二,政治威嚇,連怕得罪人而自我收緊也會令評分下降。三,市民容不容易進入廣播,甚至開創自己的媒體。自從香港入了中國體制(中國排名:181)後無可避免被拖累。雖有憲法保障,但媒體在中國的參與令他們對香港採取收窄態度,而港府亦見對民間媒體的壓制。結論是香港正處身邊緣,所有人務要警剔。

夫子劉銳紹:若與港英時代的管治相比,空間確是闊了。不過我們不應以現在來與當時比較。若論在回歸後,一般情況下變化不大。但在關鍵及敏感的時候,則有相當大隱憂。有兩股力量正拉扯,若能平衡,則市民仍能享受到一定程度的言論自由。但保持平衡不是官方樂見,總想將之拉向官方。唯有依靠市民力量,才可避免言論平衡移向官方。

Picture 

劉慧卿:慌中央或特區政府可能殲滅【城市論壇】!社會裡特別是網上,有人用粗口來作人身攻擊,我們要悍衛的是「文明理性尊重人的」言論自由。

(謝志峰:可能網上聽到之後,濟留的 image 在腦海裡,就覺得周圍都係粗口... emotion

王友金:民主就是你我都有發言的權利,講求彼此尊重。而城市論壇之能存在,因為中央恪守一國兩制。言論自由讓人民有發言權及新聞自由得以維護,受基本法保障。要留意政府的權利要受到限制,因為政府權力最大,它可以打壓干涉言論自由,若有打壓干涉,就要關在籠子裡。然而中央政府在某些事上要對言論打壓卻是無可避免的。

宋立功:世界各國政府都不想要太多批評。維護言論自由最緊要是人民踴躍參與,學者的責任則是積極發聲,形成氛圍。

何秀蘭:不能靠政府或部門首長去悍衛言論自由。特別提醒大家要關注敏感詞,傳媒會因為內鬥或字眼敏感而自我閹割,只有靠公民社會去保衛吋土。

毛孟靜:言論自由不是想鬧有得鬧就算,特別在香港,要配合新聞自由思考。行內人都知道,做記者的怕廣告壓力、怕政治壓力,每個人都知,甚至不必老細說得明確,就已曉自我約束。幾多傳媒老闆是人大、政協或勛章得主,自然影響處理新聞的手法。

她要求處長保證會企在港台員工這一邊,企在香港人的一邊。       

陳景輝:香港曾是兩岸三地唯一的公共空間,可惜香港人給溫水煮蛙煮到沒了感覺,接受得到沒了兩支咪,現在則輪到吳志森,輪到批評地產商會被禁制。守衛言論自由並不虛渺,卻是守衛我們熱愛的一貫生活方式。

林輝:引述處長所言,城市論壇可以繼續,頭條新聞卻要與時並進,就著時勢改變,這令他覺得擔心。

謝志峰引入郝鐵川話

「社會秩序危機時期,最緊迫、最根本的公共利益是擺脫危機,恢復正常秩序,所以媒體有義務協助政府執行應急措施,暫時收窄自己的權利。」甚至認協助政府執行應急措施,該是媒體的首要任務,監督政府,只是第二任務。

兩學者均表示不應該把戰爭等極端時候的做法放在一般時候考慮。

陳建民:戰爭或危急時傳媒要有所配合,然而中國卻將一般時候當成危急。參考美國做法,到非常時期亦由法院出面限制傳媒,而非由行政機關。

夫子:民族利益在某些時候會凌駕新聞自由之上,不過一般時候卻不應這樣做。甚至遇到某些事件的時候,傳媒如實報導更有助防範人禍。而傳媒老闆階層時刻面對官方與讀者的拉力,現在比較向官方傾斜,制衡關鍵在於加強公眾參與。

阿伯:相比港英時期,香港已享受很多權利,不應過火。後生仔嘩眾取寵,年輕人一味鬧人,從不說自己理由。

黎恩灝:互相尊重發言權利只是其中一種需要的政治文化,沒有平等政治權利,根本不能保障言論自由。

公民抗命阿伯:因非法廣播吃官司,開放大氣電波。不能讓政府收窄小市民權利。

鬍鬚佬市民:有時要讚下政府,鼓勵它去繼續悍衛言論自由。

Picture 

醫生於加時發言,沒播出街。哈哈。


星屑醫生 | 3rd Sep 2010, 18:16 PM | 維園行動

每年【城市論壇】都會唞暑,新一年度將於 9月5日開鑼!

適逢節目邁向 30 週年,香港電台特別為城市論壇舉行慶祝會。而開壇第一炮要討論的話題並不是菲國風波、也不是最低工資問題,卻是與香港電台息息相關的言論自由!

名嘴相繼封咪、敢言的寫手一個一個給封殺、23條立法、網上言論審查蠢蠢欲動... 

大家能否感受得到水溫的變化呢?

Picture 

對黃華麒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便決定今個星期要戴著這頂河蟹帽赴壇,希望廣播處長大人能好好看清楚民情。

最後還要說,我們空降香港人網的節目【城市再論壇】亦會有新動向,將改在逢星期三晚上 10:00 時至11:30 於 Myradio 直播,之後亦會如以往般提供下載收聽服務。我們會努力維持節目質素,並繼續結合繽紛有趣的「行動」與「評論」,成為城中獨一無異的政治節目!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星屑醫生 | 3rd Sep 2010, 11:47 AM | 細味愛情

從加國回來,Jet lag 不算嚴重,卻足足花了我一個星期時間去調整心態。八月的彼幫天氣爽朗,風光好,連空氣也香甜。就如世上大部份的大城市那樣,溫市地勢平坦,稍為舉目已經可以望得很遠,就沒有那種給困著的感覺。加國人生活步伐緩慢,五色平淡,人們早出晚歸,回到寬敞的家裡享受天倫樂,是真真正正的至大享受。

太太說,你從來都在香港生活,偶而過來鬆懈一下,才會覺得這樣的生活很享受。若要你天天在這裡生活,特別在那日短夜長的冬天,肯定會悶出鳥來。

她在加國生活了十多年,近幾年才回來香港生活。我問她為甚麼要決定回來。「有天在家無所事事,也不覺生病,竟忽然嘔吐大作,」她笑。「就知道自己非回來不可。」 

這或許叫做隔離飯香吧,我自己從來未曾離開香港生活多過一個月,沒比較,才覺得香港真正悶壞人。不過最美的窮山絕水看得久也會生厭,夜夜笙歌亦會令神經自然麻木,要怪只能怪神經系統太快習慣。比繽紛更繽紛、比精彩更精彩、比刺激更刺激的事在這世上肯定存在,然而追逐得到的,卻沒有多少。

不如學習享受靜處。

很多人都以為我是那種馬不停蹄的人,其實不然,我相當享受平靜。攤在床上放軟手腳,把被褥纏在頸項,聽一天的歌、看一天的閒書,才是我的生活之道。


星屑醫生 | 28th Aug 2010, 09:33 AM | 香港感情

太太說無線新劇【公主嫁到】幾好笑,就叫我也和她一起看。好吧,反正近來比較空閒,向來不討厭看陳豪和佘詩曼,又十分喜歡看李香琴... 便到時到候乖乖坐定,陪太太一起看。

不知為何這兩集比較正經,沒胡鬧得那麼兇。 

昨晚一集說銀屏患上「腰纏火龍」的病,好明顯就是俗稱「生蛇」的帶狀泡疹,有關這個病的事之前我也曾說過了,當然我對「拔火龍」的治療方法是毫無頭緒的,也絕不鼓勵用針把水泡挑破。(哈哈) 

Picture 

就想說節目尾段太嫲(李香琴)怒敲公主(佘詩曼)頭一幕。話說金家一向開心齊心,在別人眼裡是行善積德的好人家。而公主則向來任性兼直腸直肚,雖然常以家國社稷為念,但凡看不過眼的大小事,她都要攙上一腳去管,便惹來驕縱野蠻的惡名。

自從嫁進金家以後,公主發現金家上下都是真心的好人,但當中仍暗藏不安因素:大家嫂愛貪小便宜,又私自變賣家中寶物救濟經濟困逼的娘家;二少爺為怕辜負家人期望,便偽造青龍白虎烙印,假裝自己打過少林寺十八銅人畢業下山。最後更在半推半就之間,差點就要上任擔當禁軍教頭!

是的,他們都是好人,家也是開心的家,但看在公主眼裡,一個無疑就是穿櫃桶底的貪心賊,另一個就是偽造證書的騙子。這樣的家風非整肅不可,便把他們釘著不放,兩三下手段逼他們現形。 

誰知幾個人反將矛頭直指公主,太嫲原本對公主必恭必敬,這時竟一個箭步上前,嚴聲說:「點解會搞到這個局面?為何你要三番四次挑起事端,為甚麼要搞到我們家不成家?你是不是要我們金家散掉才開心?」便一下敲在公主的頭殼上。

「是公主又怎樣,嫁得進來就是我們金家的新抱,我這個太奶奶,教訓孫新抱沒有不對。枉你身為公主,枉讀聖賢書,三綱五常你懂不懂?」

「做人最緊要是甚麼?一字記之曰:和!做人要和善、做夫妻要和洽。你就不是,一丁點事也要吵,弄到家無寧日,還要把人逼到死角... 我要敲醒你,敲到你聰明一點才行。」

我忽然想起毓民。

我想起政改風雲、想起卿姐與她帶出的粗口爭拗,還有指責民主黨出賣港人。我想起所謂的反對派、想起社民連掟蕉、然後到反高鐵、反功能組別、反領匯...  

我想起特首、想起留守政府總部、想起他們說我那是「不盡不實的惡意指控」...

我想起衝擊【城市論壇】,想起【頭條新聞】... 

我想起河蟹、想起求同存異。

我想起香港、想起中國。 

我懷疑那一刻全香港幾百萬觀眾,幾多人會認同太嫲,幾多人會認同公主?所謂一字記之曰「和」,又是幾多人心中不可動搖的金科玉律?我率先看劇情預告:因為公主不留情面的揭破,做母親的關菊英才有機會明白二少根本不喜歡習武、也沒有才能,只是不想令母親失望才出下策矇混過關... 於是二人就得到真正的諒解了。若一直以和為貴欺瞞下去,強當禁軍教頭,只會用更多的大話來蓋大話,最後總發展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然而電視劇的道理雖然是真道理,可惜道理管道理,現實卻是現實,政府有事值得罵,電視台倒第一個封口。

太嫲這種人呢,我明白的。他們都是老好人,平生不做傷天害理的事,反事以和為貴,積善積德,同時害怕爭執,最討厭不禮貌態度,對別人插手干預自己的事懷著很大敵意。但這樣的好人在問題叢生的香港會否成了姑息養奸的幫手?想攪好香港,必要處理這些抱著「太嫲思想」的人(雖然同時兼顧左右是如何困難的事!)。我亦猜後來公主應該會慢慢改變她的態度,與金家上下相處樂也融融。然而大家又不妨想深一層,這樣的改變,在意義上,是否等如給河蟹了呢?  


星屑醫生 | 10th Aug 2010, 11:28 AM | 生活趣味

這麼快就一年了。

Picture

回看這段片,真是百感交雜。一年真的很長,余若薇經歷五區公投,葉劉麾下的陳岳鵬(紫色衫的鬍鬚仔)當上了煲呔助手,而我自己,也發生不少轉變~ 

Picture 

綠色和平無車日網頁 

就話之你政治如何風起雲湧,總之我每年9月,都一定要做氣候英雄! 

Picture 

我要參加9月19日無車日單車行 

今年的無車日單車行將會在9月19日舉行,就讓我看看能否組成一支四人隊伍,齊齊從立法會門前出發,直踩至天后回頭~ 而9月22日世界無車日則剛好是中秋節正日,到時無論返工返學或去賞月,都希望大家可以盡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我明白,正如其他千千萬萬個所謂的環保方法,真正做到的改變未必很多... 但做了總比不做的好。在香港島的大街上踩單車真是一次十分難忘的體驗,就邀請大家都來參與今年的單車行!當你踩著單車在灣仔軒尼詩道駛過,就會發現,我們城市的瀝青路原來是這麼的崎嶇;雖然近海、卻早已沒有怡人的海風;在高聳入雲的大廈之間的太陽是這樣的毒... 你就會開始對身邊的車水馬龍產生一種異樣的感覺。

意識的醒覺,滙聚起來就是力量。還望大家能夠一起努力。
最後給大家送上2009年無車單車行的第一身紀錄!

第一身記錄:踩入港島鬧市救氣候(上) 

第一身記錄:踩入港島鬧市救氣候(下) 


星屑醫生 | 5th Aug 2010, 10:54 AM | 維園行動

搞簽書會對我這種寫作小薯來說,其實真有少少壓力。記得第一次出書的時候,出版社讓我搭檔灘叔鄒凱光一同搞新書發佈,才令簽書的時候不致於顯得太過冷清。

今年搭檔當紅的政界新星馬草泥,再加毓民踩場,當然不同凡響得多!

Picture

爆政!你今日買了沒有? 

Picture

一小時的簽書時間竟全無間隙,感謝專程來支持我們的大家!簽書會以後哥兒倆還走上書商攤位再簽一次。 

Picture 

這張相,叫做「笑到人仰馬翻」~

其實好想見韓寒,還十分十分希望能夠參加【中國猛博】的討論會,不過那幾天要帶中學生入camp (每年都一定會撞著書展) ,出來以後幾天都無法參加大型活動(因為熱到虛脫...)。就好想告訴錢鋼和幾位編者:實在這半年內自己忽然參與多了社會和政治活動,受【中國猛博】的啟發很大!

我就在想,若要寫,錢鋼寫不寫得出一本【香港猛博】呢?

國內的政治和社會風氣與香港有很大差別。一眾國內博客敢作敢言,擔當中國社會的防腐劑,或寫文、或行動,差不多都要有身陷囹圄的覺悟。相比我們這裡受著兩制的保護,因此政治氣候雖然越演越壞,卻遠遠未壞如大陸。

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反而出不到一個半個韓寒?  

我當然明白一個社會自有一個社會的特殊情況,香港或許未必需要一個像韓寒那樣的人(可能周秀娜更適合),不過總要有力量去拒絕妥協。無論是書或是博、是播客、youtube 短片、網台節目,甚至簡單兩句如微博、twitter、facebook status 等,都可以讓無權無財無勢的人表達自己,或多或少,總可以對某些人做成影響。我總有個迷信,人敢於站出來表達自己,悍衛應有權益,就會匯聚成為力量,就是社會重要的防腐劑。


星屑醫生 | 20th Jul 2010, 12:38 PM | 維園行動

我希望以後能為每一集【城市再論壇】節目做大綱~ 瞧,我們在一個小時的節目裡,真是講了很多資料! 

 

2010年7月第三週 城市再論壇 最低工資 第一節

2010年7月第三週 城市再論壇 最低工資 第二節 

 

劉嗡(經濟右派):高舉市場自由經濟,不同意為最低工資立法,然而在現階段仍樂見立法。

  1. 最低工資問題不屬於社會必要悍衛的基礎核心價值
  2. 
最低工資方法是個科學問題,單憑論述不足以證實最低工資立法利弊,必需同時以「實行」來驗證,最緊要是有不斷監察和自我修正的機制

  3. 尊重社會希望立法的主流意見

  4. 地產商壟斷局面,有違真自由市場經濟

  5. 建議:設立失業救濟及負入息稅,同時增加利得稅及入息稅




馬草泥(經濟左派):認為社會貧富懸殊已達危險邊緣,急需用最低工資來救急。



  1. 不應照搬外國經驗,文化差異會影響最低工資的效果

  2. 很多人正在水深火熱之中,極需盡快立法救援

  3. 在未研究出更佳的措施之前,最低工資堪稱眼前最簡單最可行的方法去解香港的燃眉之急

  4. 為其他未能受惠者、甚至受害者另謀合適方案幫補

  5. 應解決地產商的壟斷局面,容讓工資有舒適的上調空間

  6. 政府政策向大財團傾斜,一味向小市民開刀

  7. 建議:容讓行業自訂,但同時必要給予工人「集體談判權」




其他資料:

  1. 
北歐雖然沒為最低工資立法,但工人擁有「集體談判權」!

  2. 可惜香港臨時立法會就將這「集體談判權」取銷了,這責任需要永遠向出賣工人利益的「工聯會」追討!

  3. 最低工資談判過程中,又見香港代議士談判技巧之差劣,若目標是33元,無理由就叫價33元。若真想為工人尋求最大利益,應先開天殺價然後才落地還錢

  4. 香港某些地舖租金高近巴黎、東京、紐約,香港人竟為此自覺沾沾自喜。但這些城市的人均收入高過香港一倍,香港根本值不上這樣的租金!

  5. 臨時最低工資小組委員會12人裡只得3 個工人代表,加上組員會否直接反對作為小組之首的特首,令人對最低工資水平不表樂觀

  6. 法案走勢,亦受來屆特首人選影響

  7. 黃宜弘喊苦喊忽之後也是投贊成票,功能組別議員根本沒有運用自己的專業知識與自由意志去做決定,只單純為政府條例護航

  8. 所有修訂動議全給反對駁回,證明政府口裡說自己受到議會監察,而事實卻是,根本沒有半點監察。

  9. 立法會天生有缺憾,現階段無法修正。在新民主時代議員的新定位:把問題突顯並向民眾解釋,贏取更多民眾認同,然後為民眾牽頭,動用民眾力量,才真有機會可以影響政府政策


無邏輯笑話:
民主黨在政改裡得了吋進,就說:「這是增加了普選成份。」李卓人不認為這是「出賣香港人」。好喇,若然之後臨時最低工資小組提出最低工資為18元,並且說:「這算是增加了最低工資的成份。」那麼李卓人還能不能喊叫說這是「出賣工人」呢?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