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4th Jul 2008, 01:09 AM | 百年思索

記憶中,很少書會令我這樣:仔細讀完一次,甫閤上書的一剎已經覺得依依不捨,便又轉回封面,把【百年思索】翻開,從頭再讀一遍。

Picture

這一晚,我看著電視裡的三寸金蓮婆婆,腦子裡不期然想起的就是這個故事:

「大流士王召集了一批希臘人到宮廷上,問他們,什麼代價可以使他們願意去吃自己父親的遺體;希臘人說,不可能,沒有任何代價能讓他們去做出如此可怕的勾當。

同時,殿前有一批印度人,這個部落的印度人是以吃父輩遺體為風俗的。大流士問他們,甚麼代價可以使他們願意將父親的遺體火化(希臘人火化遺體)。印度人大驚失色:不可能,沒有任何代價能讓他們去做出如此可怕的勾當,想都別想。」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回事。」龍應台引述希羅多德的評語。

 龍應台【百年思索】:「活的文化,死的理解」

**********

其之二:三寸金蓮

我沒有特別意見

若以有關當局的標準來看,這一輯關於「三寸金蓮」的訪問節目應該可以過關吧。當中有提出正反論調:一位婆婆說,自己為紮腳受盡苦頭,對於這個風俗深痛惡絕;另一位則由衷地表示,她完全以自己那雙四寸也沒有的小腳為榮。

倒頗為欣賞這位紮腳婆婆的堅持執著。我其實沒有特別意見,只是為著不停聽到旁述說「畸形」和「殘酷」這兩個詞語,就覺得有點納悶而已。

記得前輯【向世界出發】周文錡曾介紹過泰北的長頸族婦女,她們把金環一圈一圈的套在頸項上,利用金環的重量把兩個肩膊壓低,於是看起來頸就像變長了。把金環拆出來的一刻和今次拆紮腳布一樣令人感到驚心動魄,不過那時倒沒有聽到誰說她們是「畸形」或「殘酷」了,反而都曉得以 「尊重文化差異」的態度,來觀察這原是外人所難以理解的奇風異俗。

卻沒有以同樣的態度看纏足。

我自然絕對不會認同纏足,作為醫生,一看就知道那雙腳板是如何給紮至「畸形」,也想像得到紮腳,特別是初纏的時候該會是如何地「殘酷」。從此以後,女孩子一生中的每一步走起來都會吃痛,足部及腰背關節提早退化,此外還有被細菌感染以致含膿潰爛的風險。

然而這邊廂紮腳婆婆正在訴說她如何為小腳覺得自豪、如何真心欣賞自己的小腳,對它們呵護備至、又如何斬釘截鐵的說:即使讓她有機會去做選擇,她仍然會選擇去纏這小腳... 你就會狐疑,當中應該會有她可以說服自己堅持纏足的原因和道理。可惜討論尚未開始,隨著鏡頭一轉,旁述就重覆以「畸形」和「殘酷」來評論這風行中國千年之久的小腳風俗,指責那位婆婆心中必恭必敬地奉行了大半生的那個規則。

我真的沒有特別意見。只是覺得,這做法對那位婆婆的感受說不上十分尊重,就令我的納悶卡在喉頭裡了。

 

世界就是這麼回事

節目自然可以有立場,誰希罕看所謂持平的節目或文章?批判不是不可以做,不過最好搞清楚哪一個才是值得批判的對象。評論不要下得太快。

這節目雖然說是要向世界出發,看來卻像還不太清楚「世界就是這麼回事」的道理。在向這才給摒棄了百多年,而其實是風行中國上千年以上的纏腳風俗踹一腳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原來正在五十步笑百步?若果單單以「生理上的傷害」作為丈量的尺度來使用,你會發現我們的某些風俗其實一樣算得上「畸形」:

紋身;穿耳環、臍環、乳環、舌環、陰環、龜頭環;甚至瘦身、去斑、整容、駁骨增高...

也有不少實在是「殘酷」的:

要女職員穿三吋高的高跟鞋每天站足八至十小時;要兩歲小兒坐定定拿著筆寫生字;要醫生通宵連續工作三十六小時、或是連續工作十四天而不休假...

這就真的不好說了。再想,纏足既然這樣「不好」,那麼放腳必然就是「好事」了吧?節目的後半部說到,原來「放腳」反而對女人來說卻是另一次的酷刑。那時政府逼令人民必需放腳,否則就要罰錢罰油。另一位婆婆說起當年的放腳經驗,對那幾個月的痛苦竟是猶有餘悸。她亦清楚記得,幾多女孩因為受不了放腳的痛苦而自殺了。

既然放腳是這樣的「不好」,甚至更會逼得人自殺。這樣看來,莫非紮腳才是「好事」?

紮腳值得如此的口誅筆伐與摒棄,不應該純粹基於「傷害自己身體」。真正的畸形與殘酷卻是那維持千年以上的高壓社會政策:所有小女孩的選擇權利都給剝削掉,沒得選擇就要接受這痛苦一生的命運,更因為腳傷而令生活能力降低,於是女人進一步喪失「選擇」的可能性,便完全成為男人社會中的附屬品了。

因此只要是在「強逼」之下,不論紮腳又好、放腳也好,都是同樣的畸型與殘酷,應該針對的是「強逼」而不是纏足本身。沒有高壓,婆婆選擇要繼續纏足,你喜歡穿你的臍環,就由得她安安樂樂去纏足,由得你開開心心去穿環吧。而無論選擇如何,這也絕對不會影響我對這個人的觀感,最多只出於「醫生的囉嗦」而嘮叨他要注意消毒和傷口護理就是了。

有高壓,即使你好心為我的牙齒著想而立法禁止我吃糖,真心以為我低能而不給我普選,我仍然要挺身而出去維護我的權利。

(待續)


[11]

剛好看到醫生的文章,又咁岩曾經study過三寸金蓮..

金蓮只是社會上的一種文化,大男人主義和女人對女權執著的結合,普遍人都認同纏足代表對女性的壓迫,而放足則為解放的象徵的時候,女性本身呢?

從金蓮婆婆的堅持,某程度上反映出,金蓮婆婆在家中佔重要的地位和掌握大權等,由金蓮婆婆主動把腳扎好,在反纏足運動時設法把腳扎回,就說明,纏足不是被迫的。


[引用] | 作者 Odélia | 30th Mar 2009 00:5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這些都是culture的問題吧?
紮腳是殘酷,但那時的風俗是那樣,又能怎樣呢?
紮腳多少4-6歲開始的,那時的女孩有多少能夠有主見?又有多少真的會知什麼才是為自己好?
放腳是殘酷,該是自小已習慣紮腳了,紮了十多年再放腳,因為要轉變,腳又要再次變型,
這就好像flat feet或club feet要帶brace來矯正一樣,到底什麼才是好什麼才是不好呢?

另外覺得「向世界出發」這個節目是讓人看到其他地方的風俗,而繼而讓人思考他們的人生觀,也理解這個世界吧…
這個世界所有人、事、物都一定會有正和反的,
只是觀點不同,所看所聽的也不同,這也是讓人知道凡事要多角度思考吧。


[引用] | 作者 Freesky | 7th Jul 2008 09:3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9]

不知醫生有沒有看個幾年前這個亞記節目"星光伴我行"?


[引用] | 作者 茂仔 | 5th Jul 2008 01:3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殘酷

我也有看該數集既節目,當我見到那個婆婆拆開嗰塊紮腳布的時候,覺得真係好殘酷,有咩可能小腳才代表有幸福,而紮腳女兒既媽媽替女兒紮腳時,不知道是懷著怎樣的心情?一心想女兒長大後會幸福,但一方面知道女兒會承受咁大既痛苦,真係好矛盾。


[引用] | 作者 Crystal | 4th Jul 2008 23: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生性怕熱,但返工一定要着老西(我只係做IT...),office冷氣又唔够,我都覺公司思想好封建……


[引用] | 作者 大狂 | 4th Jul 2008 21:5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方潤
方潤 :
我媽為那對小腳肉緊時,我也是對她說﹕
「依家著高跟鞋,對腳部的傷害也不見得少……(然後對佢講生理)……但有很多人都被迫或自願要穿……這世界其實從來沒分別。」
虐待或自虐的方式不同,但結果一樣,都是在欺人和自欺之間徘徊。
人類從來沒有墮落,也沒有變得更文明。
「穿了十年後出現的姆趾囊炎、廿年後的足趾外翻、三十年後得來的腰背痛、四十年後的無可挽救的膝蓋變形...」

我把這句寫在報紙上登了。歷史是個過程吧,從金蓮都高跟鞋,我們看來總覺得算是進步了點,起碼高鞋的傷害和痛沒金蓮厲害,也起碼想脫掉的時候隨時可以脫掉。當中最緊要沒有高壓。

自殘呢... 我倒不是太放在心上。哈。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4th Jul 2008 20:2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我媽為那對小腳肉緊時,我也是對她說﹕

「依家著高跟鞋,對腳部的傷害也不見得少……(然後對佢講生理)……但有很多人都被迫或自願要穿……這世界其實從來沒分別。」

虐待或自虐的方式不同,但結果一樣,都是在欺人和自欺之間徘徊。
人類從來沒有墮落,也沒有變得更文明。


[引用] | 作者 方潤 | 4th Jul 2008 19: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謝謝大家過譽。你會看到趙雅芝的態度是很好的,她說她一看覺得心噏,覺得驚,這是你我都會有的感受。但她會讚婆婆的小腳和金蓮鞋很漂亮很別緻,看得出十分由衷。

是旁白的稿有點多餘就是。而且我其實又覺得談紮腳和婚姻成功與否沒談論性,因為紮腳實際是當時婚姻必需的一環,結了婚,才是時候再論如何經營。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4th Jul 2008 11: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說得很到,我有同感。我自然也絕不贊成這類傷害扭曲自己原來身體的事,不過,有時在想,女人在愛美時,去到激也會對自己面部做各種各樣的整形,其實何嘗不是同一道理呢。
我喜歡《尋找他鄉的故事》拍下來那些風土民俗,美麗畫面,藝人自己什麼剖心都還可以,可是那些旁白就如畫公仔畫內臟一樣地,藝術的味道貴乎一種留白,讓人思考回味,近年的統統是講哂出來git你笑,好煩懨。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4th Jul 2008 10:2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見解精闢的文章!

這個節目最大的缺點就是過早為異國風俗定性,撒哈拉上的人一定是自由的,東印度就是神秘奇異的,感覺好像是特地拍一些片段回來,迎合這些既有的想像。

可是看片段本身卻不覺得有這些問題,最大問題出於旁白吧,就如《尋找他鄉的故事》一樣,被煽情旁白拖低質素。

Maple
[引用] | 作者 Maple | 4th Jul 2008 06:4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說得真好!
"即使你好心為我的牙齒著想而立法禁止我吃糖"
以現時的民粹思維,這不會是不可能的。


[引用] | 作者 Siu-Ting | 4th Jul 2008 05:39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