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17th Feb 2009, 01:00 AM | 香港感情

老死 B 和老死 C 結伴參與星期日舉行的「反宗教右翼霸權」大遊行。遊行完了,他們倆才打電話告訴我。我氣結,難道自己在他們眼中,不像會參與這次遊行的嗎? 

 

當然也是自己太過大意,竟沒有留意 facebook 的號召。事後更知道原來肥醫生也去了、好像 Sidekick 也去了? 

 

「Ape shall never kill ape」,可惜我知道二千年來基督徒卻不斷 kill 其他基督徒。Kursk 老師說信徒公開批判某一間教會是很嚴重的事,這說法對於我這種自由散漫的的信徒卻沒有很大的說服力。我肯定認為「公開對主內的弟兄姊妹說反對話」,沒有哪個權威說過一定不行。

 

 

一世紀的信徒活在無數敵人的環峙之中,「合一」自然是第一要緊的事,信徒若「不合一」反而大搞內鬨的話結果肯定大夥兒一起聽死。然而此一時不同彼一時,當世基督宗教已成為地球人根深蒂固無可消滅的一部份,深入很多文化的最底層、藏身於每個人潛意識的深深處。基督宗教已經不會被世上的哪個勢力滅絕。

 

除了給自己滅絕。

 

就給自己的「固步自封」、「自義」、「自我膨漲」、「自我滿足」、「自我感覺良好」滅絕。馬丁路得就是因為這樣才不要給「合一」限死了。你可以說,公開的批評可能讓教外人笑基督教圈鬼打鬼,然而歷史裡馬丁路德改教結果得到世人的認同還是嘲笑?因此我們亦可以說,這或許才是絕佳的機會去令基督教進步,令別人看到基督教圈原來還真開明:肯自我批評,並不斷不斷的去思考和追求真理。 

 

其實無需引經據典,你都知道一個團體裡要上上下下溝通得好,當中需要不少技巧、藝術和手段。然而只要你稍為在社會打滾了一陣子,你就知道這世上充斥著幾多無法溝通的人、盟塞的人、來自外星的人、來自石器時代的人。這些人當中的某些你自然可以當他們透明,但更多的卻是你的上司或上司的上司... 他身處階級裡的高位,每天受著無數人打躬作揖,還手握制度送給他使用的權力和動員能力。他誇誇的說,會接受任何人的批評。

 

骨子裡才不會聽任何批評。

 

你這平信徒算是老幾?真輪得到你對他老人家批評嗎?你又打算寫幾多封信去陳明你的道理?找幾多個存在於你和他之間的人,求他們準確轉達你的話?我當這批評有幸終於能排除萬難傳到那人面前,他瞄了瞄、笑了笑,說句「傻」,然後就由得這批評沉下在附和者謳歌讚頌的汪洋裡。

 

「我聽到贊成與反對的聲音。然而還是贊成我的人比反對的多得多。」由得你乾巴巴氣死在家裡。 

 

所以若不公開罵,要斡幾多的旋才可以斡到他金面之前?根本有沒有可能暗地裡向他表態?說「不附和就代表反對」,我反對,我也可以說「不罵就等於贊成」了。然而你明明有意見卻不說出來,你的心事有誰知?誰又是你肚子裡的蟲!?

 

方潤引文說,與其讓別人去罵,不如由自己人罵更好。我贊成!

 

況且公開罵其實不要緊,最緊要罵得漂漂亮亮。身為基督徒的老死 B 遊行完了回來報道說,遊行隊伍很沉靜,在恩福大樓下朗讀「聖法蘭西斯的禱告」一刻更令人動容。結果大家只不過在大樓前綁藍絲帶、最後在明光社辦公室樓下喊幾句口號吧了。這算有多激烈?簡直文明到令人感動。作為無神論者的老死 C 則說,香港人遊行遊得真太過斯文,起碼都應該逼爆他一塊玻璃!好在最後都無意間堵塞了太子道界限街一下,惹得幾個駕車人士罵了幾句,否則我們的傳媒哪理會這幾百個 facebook 的靜默之眾?

 

寫著寫著,還是對這次錯失了參加的機會而深覺可惜,就不禁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那天下午,我和老死 B 一起到老死 C 家中看了【天水圍的日與夜】,我屏息看著戲中阿婆一個人孤寂地炒菜,然後炒牛肉,再獨個兒吃飯、再炒菜、再炒牛肉、再吃飯、再獨個兒發呆、再看天、再睡... 信仰於我來說肯定是真實的,對這樣的一個天水圍阿婆呢?

 

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才真正對她入心入肺。老死 B 與 C (還有Sidekick!哈哈~),唔該,下次,請不要漏了叫我。 




[38]

[引用] | 作者 aassa | 6th Jul 2009 17:0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7]

上帝的心意高於我們太多,我們可以的,是持守「信望愛」為之最是要緊,教條於我們有益,因為教條教我們於何向神表達愛。把對神的愛抽離,然後強加諸別人身上,就成了絆人的石,扣人的枷鎖了. . . . . . .. .


[引用] | 作者 aassa | 10th Jun 2009 10:5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同意!希望大家慢慢能找到適合的方法。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星屑醫生 | 10th Jun 2009 12:27 PM

[36] Re: D
D :
看到這裡有點感動。
我的身份很奇怪,我本來是教徒,我家人也是教徒,但我又是一名同性戀者。
當然對於教會所引反對同性戀的經文我都讀過,看見明光社的行為我會痛心,但遇到知道我性取向仍然沒有改變的教徒朋友時,我又知道並非每一個人都是如明光社那般。
在前幾篇,很多人用經文、用邏輯辯論同性戀問題,我都讀過了。我已經太久沒有上教會,也沒法子回應甚麼,只是想大家能夠理解,同性戀者並不是活在紙上,或者活在紀錄片裡...
看到你的留言,有點感動,有點痛心。
我也是信主的,有教外朋友是同性戀者,看得見她的許多性格特質、待人處事態度比許多人都要好。對於怎樣向同性戀朋友傳福音,表達基督的愛,我仍然感到無從入手。
D,在這裏想跟你說:是教徒不是教徒,最主要還是看我們是否「信」那一位「主」吧。即使你已經很久沒有上教會,即使(你怕)教友不懂得接納你,我鼓勵你,向你所信過的天父禱告吧,祂必不撇下你;人不懂得回應的,祂會回應。希望你抓緊這一位神對你的心意,祂愛你,如同愛其他人一樣。
May God Bless You.

桔子
[引用] | 作者 桔子 | 2nd Apr 2009 13: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5]

看到這裡有點感動。

我的身份很奇怪,我本來是教徒,我家人也是教徒,但我又是一名同性戀者。

當然對於教會所引反對同性戀的經文我都讀過,看見明光社的行為我會痛心,但遇到知道我性取向仍然沒有改變的教徒朋友時,我又知道並非每一個人都是如明光社那般。

在前幾篇,很多人用經文、用邏輯辯論同性戀問題,我都讀過了。我已經太久沒有上教會,也沒法子回應甚麼,只是想大家能夠理解,同性戀者並不是活在紙上,或者活在紀錄片裡面,我們也是活生生的人,而且並非洪水猛獸--如果我不向人表明我的取向,連相處很久的朋友也不會知道,我也不曾濫交,不曾「鼓吹」身邊的人成為同性戀。

當大家還在爭論應否鼓吹應否接納,你們不曾明白要在家人面前「遮遮掩掩」,要承受自己尊敬的老師和家人指責的感覺,我不再是教徒,但我從未能走出這個陰影,而我也不敢期望會有這樣的一天。

對不起我沒有理性地討論甚麼,我只能以自己作為同志,作為教徒子女的身份說:如果你認為這是罪,我沒法子改變你的看法,但當你指責同性戀犯罪的時候,也許傷害的就是你最親的家人、朋友。


[引用] | 作者 D | 5th Mar 2009 02:0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4] Re: Alan Yu
Alan Yu :
多謝各位的回應。
我那些問題,是真的問題,我真的沒有答案,也不知道。
我不認識蘇牧師,也不認識現任的恩福堂會友。我只是在想像,如果有基督徒來我的教會示威,我會有何反應。

我聽說過,到芝加哥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示威的人,教會都會以donut和熱咖啡招待......

那教會很友善啊!(就算是摩門教,我都會坦白地說,他們的確友善,不管教義有沒有偏差。就算是回教道教佛教,我也會用同一標準的。)  

坦白講,如果恩福堂有這樣的胸襟,那天真的以茶點、咖啡招待遊行人士,可能現在情況會好很多吧?(純屬猜測)  

醫生,我在自己的網誌裏引了你的 link,希望不要介意。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4th Mar 2009 15:0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3] Re: catitude
catitude :
星屑醫生 : 倘若不把這反對聲音看成傷害,不把不同意見理解為不和,那就不必需要專登醫治和復和吧!
正如美國政黨易手,易得沒傷害,沒不和。

嗯, 我們站在「反對」陣營內的, 當然不看反對為傷害。但那些站在「被反對」陣營內的, 把這事情看成「怎麼有基督徒跟那些不信的聯手來指責自己弟兄姊」也不足為奇呢 ...
不過, 這次某一方基督徒怎麼傷害了另一方,都不及某些基督徒對同性戀者的傷害。這兩個傷口, ...

想,就是第一步吧。下一步,有時真只能見步行步...
或許慢慢有更多人關心他們,關心「教條與人」的何輕何重。風氣就在微小的累積裡不知不覺間改變,要時間。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22nd Feb 2009 02:2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2] Re: 星屑醫生
星屑醫生 : 倘若不把這反對聲音看成傷害,不把不同意見理解為不和,那就不必需要專登醫治和復和吧!

正如美國政黨易手,易得沒傷害,沒不和。

嗯, 我們站在「反對」陣營內的, 當然不看反對為傷害。但那些站在「被反對」陣營內的, 把這事情看成「怎麼有基督徒跟那些不信的聯手來指責自己弟兄姊」也不足為奇呢 ...

不過, 這次某一方基督徒怎麼傷害了另一方,都不及某些基督徒對同性戀者的傷害。這兩個傷口, 我同意Alan Yu所說, 是需要撫摸醫治的。我這陣子也不住在想, 我在個人的崗位上, 可以做些甚麼事?


[引用] | 作者 catitude | 22nd Feb 2009 02:0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1] Re: xiao zhu
xiao zhu : 為何不是自發的嗎? 想去的,老死不叫也會去,甚至可以/主動叫老死一起去的啊。雖然知道你是在說笑(吧),這絕不是本篇主題,但見你重複在文末再提,我也來多口一番,勿怪!
no,我就是剛好沒接到訊息,自發還自發,要知了,才能自發。這就靠朋友之間的互相宣傳。

自發的決定全是出於自己,是有點理想化的想法,人有時總需要鼓勵。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21st Feb 2009 19:1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0]

為何不是自發的嗎? 想去的,老死不叫也會去,甚至可以/主動叫老死一起去的啊。

雖然知道你是在說笑(吧),這絕不是本篇主題,但見你重複在文末再提,我也來多口一番,勿怪!


[引用] | 作者 xiao zhu | 21st Feb 2009 17:1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9]

曾經和pastor討論過, 教會畢竟是一個人的組織, 而人是不完美的, 人人都會犯錯, 身為基督徒, 我們需要學習寬恕別人的過錯如神寬恕我們同樣, 但寬恕絕對不相等於不用正視問題所在, 有建設性的批評 (不是惡意的人身攻擊)是必須的, 這樣能使教內人(特別是教內領導者)反省, 對教會才會有增進, 是好的影響.

相反, 對教會內的問題有不理性的過分包容, 不肯正視,表達,處理問題, 這才是對教會的傷害, 令教內人分裂, 令教外人對基督徒的印象誤解, 是壞的影響.

對! 我們基督徒需要團結去化解這個教會的危機, 但我們首先必須團結地, 對事不對人地, 正視教會內的問題, 傾聽和參考不同立場的意見. 對人不能下定論, 但對事就一定要接納不同人的定論, 不應因此而不安

這只是本平信徒小小意見


[引用] | 作者 selina | 21st Feb 2009 03:2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8] 生蛇

你好...
我上網搵生蛇d資料時搵到你呢個網頁ga

恕我慕昧..
我爸爸70幾歲啦..最近生蛇..
睇左醫生,依家結緊"蕉"...
但係我爸爸仲係覺得好痛好痛
我見到佢成日都痛冇精神,又痛到冇胃口.......
再睇醫生話結緊"蕉"係痊癒緊....
都係俾d止痛藥,但效力好似一般...我見到爸爸仲係好痛,'e''e'唉唉咁..........

我好擔心呀,因為我上網睇,
有時痛得滯,會令人有抑鬱...有d咩可以做呀??
有冇d咩藥對止痛係最有效,而又少side effect???
我上網搵過,有隻叫pregabalin,講到好似幾有效
我想問邊到買得到..同埋呢隻藥係咪真係ok???
唔該你丫!!!!!!!


[引用] | 作者 Sisi | 19th Feb 2009 23: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7] 旺角 彌敦道610號 荷李活中心17樓1716室universal暫緩禁煙的酒吧Skitz Sports Bar and Restaurant

旺角 彌敦道610號 荷李活中心17樓1716室universal暫緩禁煙的酒吧Skitz Sports Bar and Restaurant 旺角 彌敦道610號 荷李活中心17樓1716室universal暫緩禁煙的酒吧Skitz Sports Bar and Restaurant 旺角 彌敦道610號 荷李活中心17樓1716室universal 暫緩禁煙的酒吧Skitz Sports Bar and Restaurant

universal
[引用] | 作者 universal | 19th Feb 2009 05:0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6]

倒過來說,若能俯身細聽群羊的聲音,就更令人敬佩!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8th Feb 2009 20:3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5] Re: The suffocated
The suffocated :
余傳道:
我沒有參加遊行,不過也有點看法。
恩福堂的會友(我恰好認識一兩個)有些只是因方便才參加恩福堂,不會把蘇牧師的胡言亂語放在心上;有些把教牧的說話視為至理明言,不會動搖;我相信只有小部份人才會受這次遊行困擾,但這也是啟發他們思考的契機。
至於「感情受到傷害」…… 大家慎言,不要失去理智是好的,不過遊行人士的甚麼言行傷害了恩福堂會友的感情,我不明白,希望余傳道明言。蘇牧師的言詞倒是傷害了...

做傳道的,做牧師的,傾向不聽群眾,是先天性的問題,他們是[聖經]條文下所授權的牧者嘛,那有牧人聽羊的說話?一個人有了[神的代言人]的身份,本來就是非常危險的事,出軌的機會本來就是大一點


[引用] | 作者 乙人 | 18th Feb 2009 19:1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4]

果日遊行我都有去. 同成班高登網友仔去. 倒也好玩. 這次遊行很多年青人.
似乎香港社會終於出現會關心社會時事的年青人了.
傳媒方面我不太清楚. 有些報紙似乎有心封殺. 甚至把遊行人數說成"逾百人"


[引用] | 作者 早晨 | 18th Feb 2009 19:1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3]

總會有做錯事說錯話的時候, 肯時刻醒察,知錯能改!!


[引用] | 作者 楊文值 | 18th Feb 2009 18:3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2] Re: Alan Yu
Alan Yu : 多謝各位的回應。我那些問題,是真的問題,我真的沒有答案,也不知道。我不認識蘇牧師,也不認識現任的恩福堂會友。我只是在想像,如果有基督徒來我的教會示威,我會有何反應。我聽說過,到芝加哥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示威的人,教會都會以donut和熱咖啡招待...我想,到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復和?和不同政見的弟兄姊妹劃清界線,似乎不利於整個社會的復和。我認同醫生...
好多謝你的留言,這復和呢... 不好說不好說。哈哈。

天主教與基督教復和之說,有人說是好事,有人說是末世現象(不代表就不好,正如有人說以國復國是末世現象一樣)。

總之上帝的心意高於我們太多,我們可以的,是持守「信望愛」為之最是要緊,教條於我們有益,因為教條教我們於何向神表達愛。把對神的愛抽離,然後強加諸別人身上,就成了絆人的石,扣人的枷鎖了。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8th Feb 2009 13:1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1] Re: 星屑醫生
星屑醫生 :
倘若不把這反對聲音看成傷害,不把不同意見理解為不和,那就不必需要專登醫治和復和吧!

我所說的傷害,也包括教會對同性戀者的傷害。我們習慣於以正義之名,互相傷害;當彼得砍下了捉拿耶穌的士兵的耳朵,耶穌卻伸手把士兵治好了。但他不單治好了士兵,也在john 21治好了彼得。我們每個人,無論站在那一方,都需要醫治,彼此的關係都需要復和。這不關乎誰是誰非。

問題是:怎樣復和?福音是復和的福音,但如何才能像這復和的福音manifest出來?這是我們基督徒需要思考的。這條問題,我沒有答案。

或許像醫生提到的宗教改革,要到好幾百年後的今日才開始見到天主教會和新教之間復和的曙光。但我相信,我們不能放棄復和,放棄合一。拿單責備大衛之後,沒有唾棄他。我們犯罪之後,神也沒有唾棄我們,仍是尋求復和。我們待弟兄,也該如此。


[引用] | 作者 Alan Yu | 18th Feb 2009 12:3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0] Re: Alan Yu
Alan Yu :
路人丙 :
教會不能空洞地講合一,卻不要求自己和這個社會作到誠信、寬容和謙卑。沒有誠信、寬容和謙卑,合一是虛假的;沒有誠信、寬容和謙卑,合一是另一種支配。
講得好。
我想,目標是,有誠信、寬容和謙卑的合一,而不是既然做不到有誠信、寬容和謙卑,就不用合一罷。特別是,不應該是當對方做不到有誠信、寬容和謙卑,我們就不用合一罷。
我在尋問的仍然是:與何達至各方面的復和?我們所有人都需要被醫治。
倘若不把這反對聲音看成傷害,不把不同意見理解為不和,那就不必需要專登醫治和復和吧!

正如美國政黨易手,易得沒傷害,沒不和。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8th Feb 2009 09:1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9]

想各方達至復和局面之前, 也該先明白和尊重每個人的獨特之處, 所謂求同存異, 就是大家在尋求共同目標的過程當中, 同時亦容許不同異見o 為了大局著想, 多些易地移處去想想別人的立場, 總好過只顧堅持己見, 並獨裁地要求別人附和自己o


[引用] | 作者 Lyn | 18th Feb 2009 05:5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8] Re: 路人丙
路人丙 :
教會不能空洞地講合一,卻不要求自己和這個社會作到誠信、寬容和謙卑。沒有誠信、寬容和謙卑,合一是虛假的;沒有誠信、寬容和謙卑,合一是另一種支配。

講得好。
我想,目標是,有誠信、寬容和謙卑的合一,而不是既然做不到有誠信、寬容和謙卑,就不用合一罷。特別是,不應該是當對方做不到有誠信、寬容和謙卑,我們就不用合一罷。
我在尋問的仍然是:與何達至各方面的復和?我們所有人都需要被醫治。


[引用] | 作者 Alan Yu | 18th Feb 2009 03:4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7] Re: Raymond WOO
Raymond WOO :
我以為因為星期日早上你要返教會,又或因要開工…所以才不來而已…
老死B 和我返同一個教會,還是同一個祈禱小組的成員。那天崇拜後見他神色匆匆的走了,還以為他有甚麼事趕忙。

後來才知原來是趕著與老死C 去遊行。激鬼死我!
哈哈!

不過這次算多我一個唔多... 目的已達到。我覺得這些活動,下次要好好和傳媒溝通溝通,讓他們把信息更清楚傳遞出去。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7th Feb 2009 23: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6]

我以為因為星期日早上你要返教會,又或因要開工…所以才不來而已…


[引用] | 作者 Raymond WOO | 17th Feb 2009 23:0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5] 虛假的合一

"教會不能空洞地講合一,卻不要求自己和這個社會作到誠信、寬容和謙卑。有一種人比基督徒更喜歡講合一、講團結、講和解,就是那些握有大權的統治者、那些現狀不改變下的既得利益者。基督徒要戳破這些人虛偽的面貌,強烈地要求自己和這些人作到誠信、寬容和謙卑。沒有誠信、寬容和謙卑,合一是虛假的;沒有誠信、寬容和謙卑,合一是另一種支配。"

引自葉仁昌的"信仰人格對當前台灣社會的意義──民主文化的再思與建構"

http://tci.fhl.net/bulletin12_10_1.htm


[引用] | 作者 路人丙 | 17th Feb 2009 22: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4]

眼見很多人口說"作僕人,服侍人"或"彼此服侍",
行為上卻是"土皇帝".

"如果有基督徒來我的教會示威,我會有何反應"
我會想別人為何不在家看電視,聽音樂,反而身水身汗來遊行.


[引用] | 作者 黑仔 | 17th Feb 2009 22:4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3]

唔該叫埋我!


[引用] | 作者 Sheta | 17th Feb 2009 20:4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神愛世人! 罪人和義人, 誰能判斷??? 傳道人必需首先愛而不是批斷. 但是當教會有傳道人犯罪, 教會第一行動是要求教友保留沈默并且接受人會犯罪包括傳道人.雙重標準!!!愛心何在???是乎對誰!!!!


[引用] | 作者 cincin | 17th Feb 2009 18: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一句

忽然想起一句話,也不知道對其他人有沒有提醒:「用愛心說誠實話」。  

我想,出來也好,不出來也好,還是本著這一句去做吧!  

稱得上弟兄姊妹的,都應該記著這句......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17th Feb 2009 17:2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多謝各位的回應。我那些問題,是真的問題,我真的沒有答案,也不知道。
我不認識蘇牧師,也不認識現任的恩福堂會友。我只是在想像,如果有基督徒來我的教會示威,我會有何反應。
我聽說過,到芝加哥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示威的人,教會都會以donut和熱咖啡招待...
我想,到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復和?和不同政見的弟兄姊妹劃清界線,似乎不利於整個社會的復和。
我認同醫生所說,合一是一主一信一洗,是一種位份。但這種位份,如何在生活中具體活出來?保羅說要「竭力」維持這種合一(注意我不是指盲目的和諧),我們有「竭力」嗎?
我相信在真理的背後不能缺少仁愛。雙方也要注意這點。
至於我是否假設蘇牧師是受害人,或許吧。或許這是出於作為一個曾經教內人被人誤解攻擊的傳道人的痛吧。


[引用] | 作者 Alan Yu | 17th Feb 2009 15: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假若這次和平遊行能引起各基督徒理智地反思個人是怎樣實踐主耶穌的教訓, 從而得到改進, 未嘗不是壞事, 平信徒和牧者都是人, 總會有做錯事說錯話的時候, 肯時刻醒察, 又知錯能改, 這是基督徒的特徵, 在非信徒面前, 也是一個好見証o 假若這次遊行事件引起一些人搬弄是非, 彼此人身攻擊, 那就應該立即阻止這種行為了o


[引用] | 作者 | 17th Feb 2009 12: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Alan Yu
Alan Yu :
首先申報利益:我是傳道人,在加拿大也曾大力反對同性婚姻立法。不過,我想說的重點不在這裡,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
1. 我並不認同聖經中關於合一的教導會隨著時間而轉變,因為在以弗所書當中的合一教導不是建基於現實需要,而是建基於基督的工作本質本身。不過,我認同合一並不代表凡事和議盲從,同一口徑。我們在竭力維持合一的前題下,應如何表達不同的政見和對信仰的理解?
2. 對於參加恩福堂的會友來說,這次遊行會...

教會也會錯,牧師也會錯。不要把是非對錯,和「合一」、「傷害感情」混淆。千萬不要。

常常以「和諧」、「傷害感情」、「領導人的地位」來蓋過異見的意見、事實的考證、思考,這樣的思維,和共產黨的技倆無異,想想共產黨在奧運期間做的壞事吧。這種思維,絕對要小心提防,尤其在教會這種(對內)講包容和愛的團體。

還有suffocated的回言,有一句是很妙的,不得不讚 


[引用] | 作者 老死B | 17th Feb 2009 12: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對不起,下次一定叫埋你

(沒有叫你,因為遊行撞正主日學,叫人逃學好似唔係咁好。不過現在想深一層,自覺這想法多餘,應該一早就同你說。罪過罪過,莫氣)


[引用] | 作者 老死B | 17th Feb 2009 12:1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The suffocated
The suffocated :
余傳道:
我沒有參加遊行,不過也有點看法。
恩福堂的會友(我恰好認識一兩個)有些只是因方便才參加恩福堂,不會把蘇牧師的胡言亂語放在心上;有些把教牧的說話視為至理明言,不會動搖;我相信只有小部份人才會受這次遊行困擾,但這也是啟發他們思考的契機。
至於「感情受到傷害」…… 大家慎言,不要失去理智是好的,不過遊行人士的甚麼言行傷害了恩福堂會友的感情,我不明白,希望余傳道明言。蘇牧師的言詞倒是傷害了不少受...

你把我想說的,清清楚楚說盡了!超感動!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7th Feb 2009 11:2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Alan Yu

余傳道:

我沒有參加遊行,不過也有點看法。

恩福堂的會友(我恰好認識一兩個)有些只是因方便才參加恩福堂,不會把蘇牧師的胡言亂語放在心上;有些把教牧的說話視為至理明言,不會動搖;我相信只有小部份人才會受這次遊行困擾,但這也是啟發他們思考的契機。

至於「感情受到傷害」…… 大家慎言,不要失去理智是好的,不過遊行人士的甚麼言行傷害了恩福堂會友的感情,我不明白,希望余傳道明言。蘇牧師的言詞倒是傷害了不少受暴力打擊的同性戀者,如果你認識他的話,希望你勸勸他。

評定蘇牧師在神國裏的功過,應該不是遊行人士(不論是否信徒)的關注點吧。另外你問甚麼時候批評一個神的僕人才合理,真是問得奇怪。首先,你已先驗地假設蘇牧師真的是神的僕人了。他到底是真貨還是假貨,我無資格論斷。其次,大家又不是因為蘇牧師是神的僕人才批評他的。

一般來說,信徒彼此之間的理性批評,為的也是要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不致遠離主的道路。遊行不過是種勸誡的手法,為甚麼你要把它看成傷害呢?我覺得你有一種很特殊的看法,就是把蘇牧師看成一個受害者。


[引用] | 作者 The suffocated | 17th Feb 2009 11:0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香港人遊行都是很斯文的,不過也有人認為這是很激,連遊行也不應該。

作晚聽商台李小姐都好似有批評遊行一事。

UncleRay
[引用] | 作者 UncleRay | 17th Feb 2009 09:3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那句不是引文,是我自己的想法。

教內人自己清理門戶,好過教外人拉起反教浪潮。
如果不想「反基」情緒漫延,教徒自己起來反對那些敗類,是最佳策略。

又,就算對於反基,由教內人動手,對社會的傷害也比較少。
所以我一直主張這件事就算先由教外人發起,也應該逐步走入教會,在裡面解決掉。
(當然這不是說教外人就收起雙手不做事了,只是說教內人跟進是必須的)


[引用] | 作者 方潤 | 17th Feb 2009 09:2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Alan Yu
Alan Yu :
首先申報利益:我是傳道人,在加拿大也曾大力反對同性婚姻立法。不過,我想說的重點不在這裡,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
1. 我並不認同聖經中關於合一的教導會隨著時間而轉變,因為在以弗所書當中的合一教導不是建基於現實需要,而是建基於基督的工作本質本身。不過,我認同合一並不代表凡事和議盲從,同一口徑。我們在竭力維持合一的前題下,應如何表達不同的政見和對信仰的理解?
2. 對於參加恩福堂的會友來說,這次遊行會...

先謝謝你的留言。
1. 我不知我們如何理解這合一,我自己覺得奉「一主一信一洗」,信徒在主裡合一就是。看來卻不是死縛在一起叫做合一。若這合一是金科玉律,不合一就是錯的。我們應如何看待新教?甚至浸信會連入會都要重新浸過,我們又應如何看待他們的做法?又如何看待基督教眾宗派的現象?

2. 這次遊行從沒針對恩福會友,若他們發怒只因我們向他們的頭頭說反對的話,對我們的反對沒有理解,也不建立自我立場。我就覺得好悲哀了。

待續。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7th Feb 2009 09:1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首先申報利益:我是傳道人,在加拿大也曾大力反對同性婚姻立法。不過,我想說的重點不在這裡,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

1. 我並不認同聖經中關於合一的教導會隨著時間而轉變,因為在以弗所書當中的合一教導不是建基於現實需要,而是建基於基督的工作本質本身。不過,我認同合一並不代表凡事和議盲從,同一口徑。我們在竭力維持合一的前題下,應如何表達不同的政見和對信仰的理解?

2. 對於參加恩福堂的會友來說,這次遊行會帶來甚麼影響?他們個人的福音工作會因為有另一些基督徒以遊行的方式表達對恩福堂的不滿而受到影響嗎?感情上,恩福堂的會友會受到傷害嗎?

3. 對於一個傳道人的功過,能以一件事件作定論嗎?蘇牧師在神國道裡的功過該如何定論?或我們能定論嗎?

4. 說到宗教革命,約翰衛斯理至死不肯脫離聖公會;大衛也不肯下手傷害掃羅。在甚麼情況下,批評一個神的僕人才是合理?

以上的問題,我沒有答案;只是看完你的文章,心中隱隱覺得不安而發問。你提到遊行隊伍誦讀聖法蘭西斯禱文,我也很感動。作為和平之子,我們的使命是使人復和。在目前這個對立當中,我們如何使各方復和,恐怕才是基督徒最大的關注。


[引用] | 作者 Alan Yu | 17th Feb 2009 06:28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