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31st Mar 2009, 11:00 AM | 像我這樣一個醫生

【禮儀師之奏鳴曲】的取材肯定為觀眾帶來對死亡的反思,不過對我來說,影片最動人之處在於兩個納棺師對工作的專注,和那份對死者的尊重態度。

 

很多人對納棺師的工作有誤解和恐懼,主要因為他們經常要接觸死者,而一般人對死亡卻極為忌諱。當電影裡的廣末涼子大叫說丈夫的手是「不潔的手」的時候,我就問太太,覺不覺得醫生的手很不潔?

 

醫生當然要接觸死者遺體,雖然總是戴著手套的。 

 

我年代上解剖課,就是讓醫學生有機會用年半時間把一具屍體按著解說逐步拆解,有時教學助理更會即場用電鋸將那些身體斬件。因此人的遺體對我來說不算很震憾,特別是這些經過冷藏及處理的,感覺只像塑料公仔,

 

新鮮的,則和睡著了無異,最大分別應該是眼睛裡再沒有神彩。實習醫生和死亡相距很近,因為當值的其中一個職責就是要四處去驗證死亡,也就是所謂的 certify dead。當病人開始彌留,姑娘會替病人接駁心臟監察器,同時會傳呼實習醫生,請他/她到來等候幫病人 certify。

 

詳細步驟就不詳說,總之最基本要證實病人的腦幹真真正正停了運作。最基本要查看心跳是否停止了,有沒有仍然自行呼吸。同時更要替病人檢查幾個腦幹反射現象:包括瞳孔對光的反應和所謂的 absent doll's eye sign。原來左右搖動一個人的頭,若他未死,眼珠就會不由自主地朝著反方向轉動,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種眼珠會轉的洋娃娃。若是死了,他的眼球就會死死地隨著搖頭擺動,那就叫做 absent doll's eye sign。

 

電視裡的病人臨死前總有很多說話要講,現實裡的彌留病人連呼吸甚至睜開眼都困難,更別說長篇大論說遺言。反而很多親友不必要地期望彌留病人要說過遺言才算死得沒遺憾,便要求醫生無論如何幫他/她吊著命等人齊,沒想到這卻會延續病人的痛苦,反而令他/她走得不安樂了。 

 

望著那個心臟監察器的心跳逐漸變慢,病人吸入的空氣越來越少、也越來越慢,生命力量就是這樣一點點流走。

 

人的出生很矜貴,如珠如寶給抱在懷裡,死的時候很多人卻走得辛苦甚至沒有尊嚴。別說德蘭修女抱著過身的那些印度貧民,即使活在富足得如香港人,來到死的一步,也未必一定會走得好。現代醫學把死亡規範在醫院裡,雖然這樣可以減少病人失救的機會,同時卻令死亡過程變得機械化、過於理性甚至可說是有點不近人情。其實一個人死在熟悉的家中,死在親人的圍抱下離世才是最好的。

 

加上香港的殯儀制度又令死者的遺體無可避免要經歷冷藏起碼一兩個星期,等到再拿出來,皮膚水份都經已乾涸,面孔失去彈性就會塌陷。於是當家屬第一次觀看親人遺體的時候往往會覺得難以辨認,心裡感到迷惘,就有可能影響他們接受親友身故的事實。而化妝師亦要用上很鮮艷的顏色來替死者上粉,就為殯殮添上詭異的氣氛。看了電影才知道原來日本人很快就把死者入棺,所以皮膚狀態還不算太差,只要塗點油就夠滋潤,上起妝來亦會比較自然。家屬看見所愛的人的遺體乾淨、紅潤而且詳和,就會覺得死者雖然離世,仍然走得安樂,心裡肯定會覺得好過些。

 

因此才造就這齣【禮儀師的奏鳴曲】了。 



[23]

香港很難不遲,因為墓地不夠,有些人根本遲遲未能入葬。


[引用] | 作者 anabolic steroids | 7th Dec 2010 21: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2]

你在說大體老師?


[引用] | 作者 Sam Lau | 10th Jun 2009 15:0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1]

對呢個行業抱有非常專敬o既心態
專敬到曾想投入呢一行....
如果早年入咗呢行...都可能係一個化妝師...
不過另類個隻~

Amy
[引用] | 作者 Amy | 10th Apr 2009 03:5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0] 請醫生看本報

地球奇報今日岀了試閱號,
唔知星屑醫生賞面來以三分鐘看一看呢?
and give us your feeling


[引用] | 作者 Ohblog | 4th Apr 2009 09:5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9]

系 lor! 我都真系好唔明, 點解香港啲人死都要等咁耐先可以入土, 雪到個人連樣都變埋, 同埋的化妝師化到啲人咁紅, 攪到一的都唔自然, 其實所有既嘢都可以好啲。


[引用] | 作者 irene 媽咪 | 4th Apr 2009 01:3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8] GDI網路創業經驗分享

GDI網路創業經驗分享

讓你輕輕鬆鬆在家工作!,一個全球最新、最熱門的商機!

機會是給想要改變的人!

八國語言說明,讓你賺取來自世界各地的收入!

透視網路商機
http://barronstanley.ws/GDI


[引用] | 作者 Barron | 3rd Apr 2009 18: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7]

生仔一樣冇尊嚴! 成晚俾人探來探去, 仲要唔同嘅人, 又男又女...... 唉...


[引用] | 作者 SindyChoCo | 2nd Apr 2009 17:3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6] Re: ^C^
^C^ :
看了禮儀師之後和爸爸討論劇情。說到為什麼人家日本的入殮師西裝骨骨,乾淨利落,"靈堂"充滿人情味,為什麼我們香港的殯儀館硬是令人覺得會有鬼出現? 尤其是道教儀式的 "破地獄" 更覺詭異!!!! 還要燒那些紙紮物品,好像硬要把整件事變得好得人驚似的... >_



太太笑到肚孿~ hahaha!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st Apr 2009 17: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5] Re: Chris
Chris :
當年李司棋以電視台玉女身分,嫁香港政府高級「法醫官」葉志鵬時,很多人都說:「咦~~~~~~~解剖完死屍回家來摸自己,驚唔驚架?」
香港人就是這點衰,那賣魚佬摸了一天的魚,腳按的摸了一天的腳... 那又點?手,生來就是要摸的了。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st Apr 2009 17: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4] Re: 黃島主
黃島主 :
我一向,很贊成一個人死後,快快趣趣的被入,和入土。
我總覺得,看到死者面容的下陷,是對其家人的一份悲傷上的悲傷。
Exactly!!! 塞棉花其實好掩耳盜鈴。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st Apr 2009 17:3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nikita
nikita :
外公在鄉間過身的時候,屍體由醫院領回家,放在大廳辦喪禮,我從香港趕回去,那時外公的面容和生前差不多,原來是這個原因。
另,看過一位日本藝術家過身的消息,寫著她過身時穿著自己心愛的服飾和化妝,覺得這樣死有尊嚴。
我估,我也希望到自己瓜柴的時候也是潮的,寧願快把臭皮囊處理掉,好過為擇日而雪一大餐,就有機會給人當凍肉看待...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st Apr 2009 17: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Re: HS
HS :
外公早前逝世,情景就跟你說的一模一樣:彌留之際,接上監測的儀器,呼吸一點點的變慢變淺,生命也就一點點的溜走……不過,外公真的蒙主祝福,離開時所有親友都到齊了,他的孫兒也剛好在他的病房做護士(我不禁想,表弟是不是想到有這一天,刻意要做老人內科的),照顧無微不至之餘,就是外公離開之後,遺體的登記、清潔、「打包」,都是我這表弟親力親為的,算是為他爺爺最後做點事。
奏鳴曲,想看但未看……
他一定是個好和藹值得人尊敬的人,才能這樣兒孫滿堂的送別。

有時會想念他嗎?

星屑醫生
[引用] | 作者 星屑醫生 | 1st Apr 2009 17:3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去年底, 我在飛機上巳看了這套電影的日文版, 非常喜歡它, 巧合的是看這套電影的時候, 正遇上大氣流, 飛機搖晃得很厲害, 隨時真的可以沒說一聲再見, 便離開世界了o

我也是很欣賞片中納棺師對亡者的尊重和他們那份專業精神, 他們不會介意屍体是有多臭和核突, 仍然專業地為遺体清潔和化裝, 我曾聽聞有醫護人員會對亡者遺體像垃圾般看待, 打完包粗粗暴暴地運送去殮房就算o

其實, 這套電影的題材挺冷門, 不會受大部份香港人熱烈捧場, 最初我還以為不會在香港上映, 估不到也很賣座, 姑勿論香港人是否因為這套電影拿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獎才去捧場, 能有幸看到一套難得富有意義的電影, 香港人也算是沒有走寶了o


[引用] | 作者 | 1st Apr 2009 02:2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望著那個心臟監察器的心跳逐漸變慢,病人吸入的空氣越來越少、也越來越慢,生命力量就是這樣一點點流走。


[引用] | 作者 Bookbugs | 31st Mar 2009 22:0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香港點解有咁o既制度係因為好多人都要揀日子辦事
揀得日子黎又要 book 場地, 而火化爐又要另外排隊
人人揀日子又變左有排等
咁等法點會唔耐

Joyce
[引用] | 作者 Joyce | 31st Mar 2009 21:3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其實, 接觸死者遺體 5 戴手套 會 5 會中屍毒ga?

kum 暈暈地 (eg seems the brain has no blood flow)果時係咪應該好盡力kum "mark" 大眼 5 比自己訓 就 5 會暈既呢?


[引用] | 作者 ET | 31st Mar 2009 16:4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香港很難不遲,因為墓地不夠,有些人根本遲遲未能入葬。


[引用] | 作者 方潤 | 31st Mar 2009 16:1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人去了,整齊乾淨的入土為安,不單是對逝去者的尊重,也是對在世都的安慰。
坊間也有幾本講殯儀業的書,讀過其中一本書,藍色的,沒記錯應該叫 ,內容很有人情味。
接觸屍體的人,沒有什麼「潔」/「不潔」。願意為逝者做事,甚至處理遺體的人,事實上,真很值得人尊敬。說「不潔」的人,可能是本身心裡有鬼/ 愧 ...
但話說回來,我知死亡是必然的,作為教徒,對於「吉利/不吉利」也沒有特別忌諱。但面對遺體,甚至面對親朋好友的離開,我也沒有足夠勇氣去應付,更不肯去瞻仰遺容,矛盾呢 ....


[引用] | 作者 sunnie | 31st Mar 2009 15:1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當年李司棋以電視台玉女身分,嫁香港政府高級「法醫官」葉志鵬時,很多人都說:「咦~~~~~~~解剖完死屍回家來摸自己,驚唔驚架?」

Chris
[引用] | 作者 Chris | 31st Mar 2009 14: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看了禮儀師之後和爸爸討論劇情。說到為什麼人家日本的入殮師西裝骨骨,乾淨利落,"靈堂"充滿人情味,為什麼我們香港的殯儀館硬是令人覺得會有鬼出現? 尤其是道教儀式的 "破地獄" 更覺詭異!!!! 還要燒那些紙紮物品,好像硬要把整件事變得好得人驚似的... >_<

P.S. 見證過兩次"破地獄",第一次被他們嚇破膽因為會無端端熄燈,第二次留心望 d 道士跳黎跳去時突然自己想笑(好衰!!),而兩次都 end up俾班道士 fing 到成身灰....


[引用] | 作者 ^C^ | 31st Mar 2009 14:4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我一向,很贊成一個人死後,快快趣趣的被入,和入土。

我總覺得,看到死者面容的下陷,是對其家人的一份悲傷上的悲傷。

黃島主
[引用] | 作者 黃島主 | 31st Mar 2009 14: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外公在鄉間過身的時候,屍體由醫院領回家,放在大廳辦喪禮,我從香港趕回去,那時外公的面容和生前差不多,原來是這個原因。

另,看過一位日本藝術家過身的消息,寫著她過身時穿著自己心愛的服飾和化妝,覺得這樣死有尊嚴。


[引用] | 作者 nikita | 31st Mar 2009 14:1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外公早前逝世,情景就跟你說的一模一樣:彌留之際,接上監測的儀器,呼吸一點點的變慢變淺,生命也就一點點的溜走……不過,外公真的蒙主祝福,離開時所有親友都到齊了,他的孫兒也剛好在他的病房做護士(我不禁想,表弟是不是想到有這一天,刻意要做老人內科的),照顧無微不至之餘,就是外公離開之後,遺體的登記、清潔、「打包」,都是我這表弟親力親為的,算是為他爺爺最後做點事。

奏鳴曲,想看但未看……

HS
[引用] | 作者 HS | 31st Mar 2009 13: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