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25th Aug 2009, 05:14 AM | 生命留痕

很多時候,不面對痛楚就無法得到轉機,也就無法可以勝過現在、然後迎向未來。

主動去做拆毀會很累人,把結了痂的舊問題重新撕開來肯定痛,就算只是靜極思動其實也可以很麻煩,這我知道,任憑誰都知道。不過只是會累會痛和會煩就先讓你害怕了,事情就永遠得不到轉好的機會。用醫生的角度來說:直到現在我還未聽過有哪個手術可以完全不痛不癢的。打麻醉針的一下肯定覺得痛,即使做手術的過程給麻醉了睡著了就甚麼都不知道,在手術後的護理期當中,多多少少都必然會感到痛苦。

有些痛很矛盾。你因為排便感到痛楚而決心接受痔瘡割除手術(傳統外痔療法),期待手術後就可以從此輕輕鬆鬆辦大事,想不到卻反而因為那道傷口,令你在大便的時候感覺加倍的痛苦(好在現在的做法比以前痛少很多)。

 

甚至那痛更可以是反高潮的。昏迷數月的病人忽然醒過來,家人朋友醫護人員都高興得無法形容。可惜幾個月來雙腿肌肉早因為沒有著地而萎縮,甚至連筋腱都變硬變梗了。結果勉強落地走路就會痛極,不落地就一點不痛。若然你因為怕痛而不肯接受嚴格的物理治療,身體感覺的確會比較舒服,不過或許從此就要放棄用自己雙腳走路了。

打防疫針以後能夠免除生病的痛苦,這點粗淺的道理連小朋友都懂得說。當然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嘴裡說就曉得說,要他們做卻不懂得做:一進來看見我拿著針就開始哇哇大哭了。所以我特別喜歡看見小朋友能勇敢地說他不怕,到打針的時候明明覺得痛,而且還是很痛,卻能咬緊牙關一動不動的讓我給他們完成注射。我認定這些小朋友到長大以後會在社會佔一席位的,因為他們雖然小小年紀,就已經明白「長痛不如短痛」的道理,並且曉得把眼光專注在未來的好結果上。

不過我仍會笑著勸他:「你覺得痛就喊痛,不要鬱在心裡,總之打針的時候不要動就經已夠乖了。」

明知會痛仍要去做,只因為太過希冀受痛苦以後有機會換得到美好的未來。不過最終能否跨越這面歎息之牆始終需要用點努力,運用智慧計勝算,還要評估一旦失敗以後有關人士能否面對失敗的能力。實在你我都知很多事物的因果千絲萬縷,絕不是我們這等凡夫俗子可以計得清楚的。何況我們更知道上天總愛留點白,就讓你,放膽豁出去賭賭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