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20th Oct 2009, 20:36 PM | 香港的醫療本相

西醫工會會長楊醫生笑笑口對我說,記招後他接到衛福局某高層的電話(其實他倆很熟吧…),說西醫工會近來好像成了「反對黨」。會長答他:「不是反對黨不反對黨的問題,總之我們認為某項政策有缺失的地方,為了香港好,總要大聲說出來。」

我心裡不禁喝了聲采。

上篇文章忘了說記者招待會的詳細資料:題目是「同心數爆驗毒計劃」,由香港中學生聯盟、青年聯社及 YTalk!合辦。記招的最主要目的並不是交待收集得來的數據,最希望能向傳媒和社會大眾表達他們未來一系列的後續計劃:

1. 回收同心結(堪稱草船借箭絕計!):從10月19日開始,於不同的地方收集中學生以及各界人士那一百萬個同心結,更會於10月24日於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尾段(近潮流特區)作街頭收集。作為反對校園裡的標籤和分化,每回收一個同心結,即代表著一把要抵抗標籤的心聲,高呼:「抗毒不必標籤!」

編輯文章 ‹ The Doctor is IN,這醫生很~潮* — WordPress

2. 遊行請願行動:集合各界力量,於11月8日 2:30pm 從遮打花園直上政府總部。

3. 強烈建議政府正視濫藥背後的核心問題,並研究解決方案和長遠改善政策,包括:青年人缺乏家庭和社會關心、青年人沒有生命目的及目標、青年人沒有成就感、青年人沒有明天。

繼續昨天的話題。

承上文

說起「陽性」,其實怎樣叫做陽性呢?是不是「有」就是「陽性」,而「沒有」就是「陰性」?反過來說顯出「陽性」是否就等於「有」,顯出「陰性」就是等於「沒有」?

才沒有這麼單純。

「陽性」 的意義

所有測檢機制不論使用甚麼技術,最終都是決定於那個要給檢測物質的濃度。也就是說,當小便裡的某個物質濃度高於特定水平,即會顯出「陽性」。我們不妨在停一停,稍為想想,以下問題很容易便會浮現出來:

1. 所謂的「特定水平」是怎樣得出來的?舉例說若0.6 個單位給設定為「特定水平」,為甚麼0.54 就不是?

2. 若小便裡存在0.54,那麼他的「陰性」結果是不是等於他沒有濫藥?

3. 「陽性」結果是否必然等於他曾服用那個物質?

還可以想出很多問題來,在此且先表過不述,當中我認為第3個問題是最重要的,因為最最不希望出現的情況就是「冤枉」。先告訴大家,若小便顯示「陽性」,這個「陽性」原來未必等於他曾服用某個藥物。我嘗試想個容易理解的方法來解說。

我打算在人海裡找出曾蔭權出來當面罵他一頓,自己不出面,就指使幾個保鑣去找。那幾個保鑣好懵,連曾蔭權是甚麼樣子都想不起來。

我想起了特首的幾個特徵:煲呔、哨牙、有事無事吹口哨… 於是吩咐手下辨認「哨牙煲呔吹口哨」三者齊備的人,就給我通通押起來。

結果保鑣們找來了一班同時具備這些特徵的人,他們卻不是曾蔭權。

藥物是化學物質,不同的化學物質會有一種如像家族的關係,也就是擁有相類似的分子結構。驗尿的原理是利用抗體(也就是antibodies)去辨認尿液中某個物質的某個獨特結構,可惜這結構即使怎樣獨特,也始終不會只是那個物質所獨有。故此驗尿 kit 就可能把擁有類似結構的東西通通視為那個目標毒品,這就是我們擔心的所謂「假陽性」。最慘的是最常見導致假陽性的東西,卻正正是我們慣常會在醫生處拿到的藥:傷風藥、抗生素、減肥藥、情緒藥… 甚至是落了罃粟耔的麵包和麻辣火鍋(聽說還有火麻仁),就大鑊了。

只不過隨意在 Google 裡打「false positive drug」,就有一系列網址清楚告訴你那些市面流通的正常藥物有導致驗毒結果出現假陽性的可能,我們無法請楚辨明到底有哪些食物藥物有機會呈現假陽性,連製造驗毒工具的生產商自己也說不出來。我手頭上的幾款產自國際大廠,他們只敢羅列三四十種肯定不會出現假陽性的藥物(其他的都是血液裡的物質而非藥,連必利痛也不敢實說)。當然有更準確的方法(例如頭髮)去測定到底那個學生是否真正曾經濫藥,但驗完小便再去覆檢,整個過程就會拖長,無疑肯定會為學生帶來恐慌、焦慮和受懷疑的壓力。

這樣的事,在不久的將來或許就要發生了。

小美給點中驗毒,心裡想「六合彩又不見中!」她雖然從來沒有試過濫藥,卻始終覺得有點緊張。便勉力裝個輕鬆的樣子,心裡卻是戰戰惊惊的跟著老師來到驗毒的地方。

驗毒人員都全副武裝:口罩、手套、防護衣一應俱全,她覺得有點滑稽,想起沙士期間「老懵太」的造型,「莫非當我的小便是生化武器?」

驗毒人員向小美講解法例,當然無可能聽得入耳。人員再覆問她一次是否自願驗毒,她心想:「肉蛆碪板上,現在來問我真正作狀。」然後人員要求她站起 來,脫去外衣和校服裙,還要給女工作人員搜身。她覺得很尷尬,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寬衣解帶和給上下其手,淚水不期然就在眼眶中滾來滾去,差點就要掉下來。之後人員給她一個杯子,她就在眾人的眼光注視中走進廁格裡。她盡量控制著,希望壓低那小便的聲音,臉孔卻無論如何早已燒得通紅。

她把暖哄哄的尿杯遞給人員。

那人員把尿液滴進測檢器,不知為何小美覺得那職員看了結果之後好像有一剎那的遲疑,想不到他竟招呼其他的職員過來。幾個人低聲商量了一會,其中一人轉過臉來,厲聲對小美喝道:

「凌小美,你的驗毒結果有問題,請跟我們過來…」

待續


[4] asdf

[引用] | 作者 wow gold | 10th Jul 2010 14:5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danger

無罪假定開始受到挑戰... 今日的急症室非禮案罪名成立.... 影響超深遠.... 一定要小心留意!!!


[引用] | 作者 George | 21st Oct 2009 19: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如果連專業人士也只顧靠攏政府而非為公眾提供不同意見的話,這樣的專業是沉淪。


[引用] | 作者 方潤 | 21st Oct 2009 10:2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The story is good.

Although it is not a true story, I can imagine similar scenes will be quite common in the future......

Doctor Sing Sit, thanks for voicing out!!!

You know, without your professional status, we state 100 points would be less useful (less heard) than you state 1 point!!!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20th Oct 2009 21: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