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22nd Oct 2009, 00:38 AM | 香港的醫療本相

她把暖哄哄的尿杯遞給人員。

那人員把尿液滴進測檢器,不知為何小美覺得那職員看了結果之後好像有一剎那的遲疑,想不到他竟招呼其他的職員過來。幾個人低聲商量了一會,其中一人轉過臉來,厲聲對小美喝道:

「凌小美,你的驗毒結果有問題,請跟我們過來…」

先吊一吊大家胃口,暫且不繼續敘述這位我們關心的孩子的遭遇,反正近來時興說故事,我就說一個自己親身經歷,一個有關「簷蛇」的真實故事。

話說我診所共有三個姑娘,太太則算是她們的「姑娘頭」,連帶負責清潔的女士,一共有五位 ladies 會按時在我診所裡出現。說起來好笑,誰都知我不怕老鼠卻超級害怕蟑螂,幾位中年女士卻都不怕蟑螂反而勁怕老鼠,太太則甚麼都怕一餐。有一天,忽然聽得其中一位姑娘大叫,原來配藥處出現了一頭簷蛇。

那天有三位女士上班,太太剛巧不在,想不到幾位見慣大場面(鮮血淋漓手術)的女士見到簷蛇竟盡皆嚇得花容失色。更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出乎意料一點都不怕簷蛇!從小就有很多簷蛇陪伴我一同住在天台屋裡,而自己更曾經不只一次捉著一頭放在玻璃瓶裡養著把玩。只要捉得有技巧,牠們都不會甩尾(甩掉的尾巴會鑽進耳朵裡是真正童話哪~)。小小的眼睛小小的嘴,身體淡粉紅色,行動的時候身體扭來扭去,四隻腳上每隻趾頭都漲卜卜,連玻璃都爬得上,十分厲害,也十分可愛。

st-771189-1

於是這捉蛇的重任就由我這男子漢來擔當!

她們又大叫:「不如噴殺蟲水吧,噴死牠好了!」我細心察看,原來那簷蛇正瑟縮在配藥處一旁文件櫃側靠牆的狹縫裡,在這裡自然不能噴殺蟲水,否則簷蛇未必死,我的病人倒要給毒死了。

其實牠只不過是隻與世無爭的爬蟲,只想找個地方靜靜生活,閒來吃幾隻蚊子吧了,我才不要狠心把牠打扁(其實打扁了的簷蛇比活生生的更加可怕!)。「不如大力拍櫃子,把牠趕走吧!」診所對牠來說簡直就是個大世界,櫃子多,架子也多,陰暗處更比比皆是,一拍,牠就會從千條路萬條路中逃之夭夭。假如把牠嚇得離開配藥處叫做成功,那裡算安全了,牠卻肯定還躲在診所的某處,天知道何時牠忽然想舊地重遊、或走到雜物房裡、或走到洗手間,甚至是讓病人坐著等的候診處嚇唬人。

最悲慘的是把牠嚇得躲進更深遂的罅隙裡,潛進光線無法照到的空間,甚至連飛蟲也不會飛進去... 然後我將永遠無法再把牠找出來,而牠,則只會悄悄地餓死在黑暗裡。

唯有設法引牠出來,小心翼翼把牠捉著,再拿出街上放生才是最好的做法。我先估計牠的逃跑路線,一手拿著小鐵盒等待在逃跑的路線上,一手用長間尺溫柔地𢭃牠的尾巴。我知道牠其實早已餓得沒氣力,因此每撥一下,牠只會走向上走幾步。最後牠終於走出罅隙來到我鐵盒的濃罩下,便立時快快手用鐵盒把牠閤著,之後再用紙逐些逐些從盒子邊攝進去,就把牠活捉著,然後拿出街外放生了。

正正是小時候捉簷蛇的同一手法,姑娘們盡都拍爛手掌。

250px-Gecko_tier

面對脆弱幼小,卻會退縮躲藏的東西,只能耐心地「引」,不能操之過急去「嚇」,這樣才能把他找出來然後給他活路。粗疏的校園驗毒的政策猶如大力拍打櫃子,我信你並無傷他之心,他卻肯定覺得你明明就有害他之意,而在拍櫃的時候到底會否震傷牠令牠死去活來其實也未可知。總之結果肯定只會把濫藥的學生嚇得四處躲逃,甚至閃進我們鞭長莫及的死路裡去:索性吸毒,甚至投靠向他們招手會容納他們的黑社會!而且大力拍櫃固然無法把這簷蛇捉住,反而肯定拍得櫃子裡的東西翻亂歪倒,事後還要各單位費神去執拾妥當。

面對毒品挑戰,少年人的確正身在水深火熱之中,明白事理的你,肯放棄這無用兼且有害的校園驗毒方法,花那寶貴的心思,去尋求真正有效幫得到他們的方法嗎?

留言(2) | 引用(0) | 話題(生活)

[2]

"面對毒品挑戰,少年人的確正身在水深火熱之中,明白事理的你,肯放棄這無用兼且有害的校園驗毒方法,花那寶貴的心思,去尋求真正有效幫得到他們的方法嗎?"
Doctor, what have you do in the last 2 years for this ... ?你有花那寶貴的心思幫他們 ?
Any 有用兼且無害的方法 ma ?


[引用] | 作者 TaLK a LOT do little | 5th Jul 2011 10:2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你得文章提供的資訊都好實用喔!也推薦您一些不錯的產品,希望對你有幫助!

熱水器 電熱水器 節能熱水器 浴室修繕 強制排氣熱水器 淨水器 微型投影機 空氣清淨機

Way
[引用] | 作者 Way | 6th Jul 2010 11:20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