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3rd Nov 2009, 17:52 PM | 香港的醫療本相

你可以說這次的會面是沒有意義的,我們當中的一位醫生甚至中途憤而離席。原因不言而喻,連記者招待會都開了,即時新聞稿都廣發了,記招裡笑笑口的說已經和西醫牙醫達成了共識,然後留待記招以後才肯見這伙真真正正的屋邨醫生(我們本來上星期四已經約好了他,卻忽然臨時爽約,原來是為了鋪排今天)。

即使我們說甚麼天花龍鳳,不都只能作為備案了?

領滙CEO 羅爾仁 Ian Robins 說得最多的是「我們十分看重病人與醫生的關係」,首席營運總監區道賢 Ross O'Toole 說得最多的是「Market(由市場主導)」。市場項目發展主管曾玉瑛於開會的時候語氣忽然變得嚴厲,還激動地拍了檯面一下(嚇得我問她:「為甚麼要鬧我?我說錯了甚麼嗎?」)。她說得最多的詞語是「我們有誠意和你們溝通的」。

你就知道他們心裡打著的是甚麼牌了,誠意度真正高真正高嘞。

Picture

會長從屋邨醫生的歷史切入,自 1966年直到現在,醫生應政府之邀進入公屋屋村提供相對費用相宜的服務,一直以來雙方都秉承著這宗旨來運作,合力服務香港市民。直至領匯上場,竟立刻就把這理念丟棄,最終受害的就是草根階層的病人。這實在欠缺香港歷史觀念的領導層一直忽略的,亦是這次矛盾漩渦的核心原因。

沒有顧念、沒有關懷心,只跟隨市場的法則主導,為香港邁向兩極化加速。

CEO 強調以後會架設機制做溝通,哼,你這樣說難道我可以說「不好」?我只能指出,閣下這些好聽的說話很容易說,誰都曉得說,至於能否做得出來卻另作別論了。實在「架設溝通平台」是作為上市公司兼有社會責任的機構所應該做的基本事,根本沒甚麼好值得 credit 的。況且溝通的基礎在於互信,但觀乎過去幾個月領匯的種種做法,叫我們如何信得過?

1. 單方面斷絕與反對者(麻煩的西醫工會!)的溝通,轉而去與和諧、好商與、卻不直接傳遞屋邨醫生心聲的團體溝通。這是河蟹做法,是假惺惺的溝通而矣。

2. 新聞稿第一項說的「在約滿前六個月,領匯方面會接觸醫生,因應市場水平及個別店舖的情況作續約討論」。以前一直的做法是領匯只會給三個月通知,而我們向來都在爭取望能夠延長至六個月的通知期,卻如石沉大海,每次領匯代表只一味聽,卻不回應。直至現在給社會高調逼得緊了,才公開說會延長這通知期。若最終都要遊行示威才能得到改變,那麼你強調的討論到底有甚麼意義?我們又如何相信自己在今後不會浪費時間去重蹈覆轍?

3.領匯從無案例說他會言出必行,觀乎一直以來的政策方針:趕絕小商戶,擁抱大集團,我憑甚麼要給予你們信任?

我們問他們有沒有救近火之法:處理現在的租金過高問題,他們沒有具體方案,只說會就個別情況盡量解決不同人的訴求。然而這種答案空泛,處理手法被動,我們是不會滿意的。

會長反對第二大項有關公開招標的做法,認為醫生診所無法與 M 記、佐記等的營運狀況相比,若把醫生診所放在與其他行業兢爭的立場,無疑直接要把醫生趕離屋邨。CEO 回答說這一項可以從詳計議,算為這次會面的唯一正面收穫。

我關心第三大項那所謂 3+3 的租約年期。原文轉載如下:

Link and the tenant may agree on a 3+3-year leasing cycle. If the tenant is prepared to renovate their premises, the Link will consider offering a longer term up to 6 years subject to rental adjustment. 

「3+3」!這做法何等熟悉,我心想,怎麼我逃來逃去逃不過這 3+3 的魔掌!?下篇再續。 


[1]

「3+3」is our magic number, man!


[引用] | 作者 張的 | 3rd Nov 2009 21:22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