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15th Dec 2009, 00:41 AM | 香港感情

昨天我走到油麻地 YMCA,用我的眼睛去看人,看事,看感情。

網友在 facebook 上發起 「民主黨12月13日開黨團大會傾公投, 我0地就係0個日包團民主黨總部畀壓力佢0地

我們認同以激進行動去抗爭, 但今次的行動, 面對陪伴走過多年民主路的民主黨, 我們願意放下身段, 用最溫和, 最熱切的呼求, 用我們堅強的膝蓋, 跪求民主黨參加五區公投。我們不出惡言, 不發怨聲, 默默用堅強的雙膝和不屈的鬥志, 以表達熱愛民主的網民訴求...

Picture 

雖然他們的做法應該和我那篇跪著哭求總辭沒直接關係,我也不會自我膨漲得認為他們有這行動是因為讀了自己的文字,但我總認為人要對自己寫過的字負責任。

就不能手寫一套,腳做一套。

他們都好乖,面對過多的警力也無懼色,更向指揮官爭取可以留在行人路上,不必走到劃為示威區的鐵馬外。 

PicturePicture

黑白面具人的真身是誰我是知道的,好詫異他會這樣投入,還竟然肯站得這麼前。他也有他的顧慮,但這世上總會有解決顧慮的做法,不是一有顧慮就不能成行的。我翻來覆去讀他寫在黑板上的字,「白鴿變了烏鴉」,我希望你也會把我的紀錄細讀一遍。 

同場亦有反對參與總辭的聲音,橫額寫著「新界西選民呼籲民主黨不應請辭」,拿大聲公負責叫口號的阿姐堪稱氣勢鎊薄。她說他們的地區需要民主黨幫他們繼續辦事,若辭職了就是有負選民,她一正會追究到底。我就心想,不知道她是否明白立法會議員是選來幹甚麼的?又知不知辭職以後正正要選民把他們送回立法會去的?她的橫額雖然號稱「新界西選民」,到底真正代表幾多新界西民主黨員的心聲呢?

Picture 

兩點半上下重要黨員逐個現身,每當有知名的黨員走過,年青人都會高聲呼求他/她贊成參與總辭。張文光走過了,單仲偕走過了,李永達走過了... 沒有一個看一眼那些跪在地上的年青人。

Picture 

然後到司徒華走過了,他逗雞眼我一向知,就不知是否因為逗雞,加上給人鏃擁著,或是自己發出的光環太強烈,所以亦看不見那十個跪在地上的年青人。

然後到白衣央央的劉慧卿走過,我以為她也準看不到請願市民的了... 事後我才從照片裡看到,原來她有笑著對請願市民擺 V 之手勢!

Picture 

不過眼神卻是望向遠處,對著那班站在示威區支持他們不參與總辭的市民笑,至於跪在她身旁,跟她只有一步之遙的年青人,卻得不到她半眸子青睞。

Picture 

後來李柱銘來了,大家都很雀躍,看報導知道他公開表示認同這些年輕人的立場,擔心民主黨會失去年輕人的支持,在會裡發言的時候亦提到「要讓年青一代爭取民主」的內容。會後他和年青人說話,呼籲他們要繼續支持民主。(卻不是民主黨~)

我為司徒華於會後對記者說的話而覺得憤憤不平。第一,他沒正眼面對這些如溫和地反對他的人,來的時候沒有,走的時候也沒有。正因為他一直是給中共沒正眼面對的人,來到此時此地,他媳婦餚成婆了。這表現令我感到極為失望。

第二,他對各大報章說「跪唔係一種民主的態度,假如有人去跪黃毓民,佢會唔會改意見?」這一句沒point 也沒邏輯性,黃毓民改不改變意見,不能用來反證跪是不是一種民主的態度。他老人家幾十年千方百計平反六四,他出的招,中共會不會改變意見?這不是說他這廿年的招數都不是民主的態度?

他沒認真思考過他們「跪」動機,沒研究過他們「跪」的意義,沒了解年青人那「跪」的用意,只單憑一時心裡想到的,就匆匆說出口,忙不迭誇誇其談地教訓他們這一「跪」當中的奴性。而這奴性好明顯是從來沒有存在幾個年青人心裡的,因此這樣把罪名扣在他們頭上,是對年青人十分涼薄的做法。

第三,他說「他們來來去去是同一班人」,這完全錯到極。那班人一共才得十個人多些,當中一半我說得出來龍去脈,最特別的是有幾個來自 facebook 的集結,事前是互不相識的。幾個女生當中的一個寫了這篇充滿年青人感情的紀錄,十分可愛,一看就知是不是「來來去去的同一班人」。大家要看看啊!

華叔你好,Martin救我──記為民主下跪

Picture 

我告訴你,面具人根本就不是中學生,花牌是到來探望支持的熱心婆婆整的...(沒錯,我沒有跪,就在一旁twitter facebook 發放消息。蜜茶是我買的,只作為我少少心意,送給他們的一刻他們竟還有點猶疑,其中一人問我是否民X聯的?笑死我!)

司徒華沒正眼看過他們,沒憑沒據就說他們「來來去去是同一班人」,好明顯當他們一班跪求者是「負面形象」的東西,然後想一腳伸給社民連。所以我才罵他,罵他老,是心老。若你認為老字有年齡歧視的話,請給我更好的詞語。

最後引用跪求女生的一段作結:沒有了民主黨,公投運動要走的路更艱難,我們要撐公投到底,民主黨不做的工作,我們要補上!請民主黨的朋友們,若你們仍有理想和判斷力,請以個人身份支持公投;也請大家向你的家人、朋友、同事、同學等,傳遞五區請辭變相公投的訊息,呼籲他們參與公投運動,在補選時投票支持公投題目,為香港的民主投下神聖一票。 

私逃華與民主黨都老了,這世界已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超過了他們所能掌握的。老就要讓,否則落得尸位素餐,老來給人唾棄,又何苦呢? 


[11] 昔日的傲氣

昔日6.4,及與7.1,我感驕傲,香港人有『吉士 』,縱然火爐般的盛夏,插針難下的人群,我仍然向公司請假,共參『 善舉 』,為中國人的未來,為中人的希望,反對強權歪風,踐踏民主,反對一黨專政。

痛‧今天的民主黨,乞求中央的垂憐,妄圖能與共黨高層對話,自為圓說,始作甘貽,彷身價之自升,凌眾黨於階下,屑與群為,背當日民主之宗,捨群民大義之不顧。

戀權棧位,暗自歸降,祈獲招安,彷受奄之老牛,似落日之餘輝,今不如昨耳!

昔日豪情,引刀一快,莫負少年,今見君之頹靡,豈與同行於道?莫言理念相投? 痛哉!痛哉! ( 毛毛 Yip )


[引用] | 作者 毛毛 | 28th Apr 2010 14:5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好勁的文字!你的感情就在字裡行間透達出來!不緊要,一個時代完了,新時代就要來臨!大家堅持!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星屑醫生 | 28th Apr 2010 18:05 PM

[10]

also kneeling


[引用] | 作者 your friend | 17th Dec 2009 08:4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9]

華叔這一次的表現(對總辭和一些說話),彷如中國或香港政府上了身,令我十分失望

UncleRay
[引用] | 作者 UncleRay | 16th Dec 2009 17: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me too,所以我寧願信他給人揸著痛腳。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星屑醫生 | 16th Dec 2009 20:38 PM

[8] Re: 方潤
方潤 :

我從來不贊成跪民主黨,也不明白為何要苦苦相逼,夾人上轎。
民主黨本身民不民主是另一回事,但民主黨是參與民主選舉的,要是它的決定不好,你下次可以不選他。就這麼簡單。
要勸就勸,它不聽是它的事。它可不是政府。
P.S. 正係有人問話齋,如果有人跪求社民連不要搞總辭,那又如何﹖


...


這些民主相對主義論真令人打呵欠.民建聯也是參加民主選舉的.那他們支持興建高鐵,為甚麼反對者要踩上民建聯總部,大規模遊行,苦苦相逼,夾人”不”上轎呢?下次不要選他們便可,很簡單呢!

事實上依此思路,所有民主社會的遊行,集會,衝擊,都是”苦苦相逼,夾人上轎”,都很不可取呢. 方sir自己不支持五區總辭,便說不支持好了,這自然引伸不支持逼迫民主黨.扯上民主社會甚麼的,全然無關.可以告訴大家,通常是辯論處在下風的人,再無力反駁的人,但又頑固地堅持己見的人(這往往發生在保皇黨身上--大家不發覺民主黨這次很多言論的路數都很像保皇黨嗎?)才會訴諸於甚麼各有各說才是民主這樣的廢話.若道理在手,大聲把批評駁倒便行,何必只是強調自己的權利,說阿媽是女人呢?

一系列活躍於評論政事的blogger,貌似懂事,實則對民主真義的把握和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愚夫愚婦毫無分別,真令人難過.現在事情的發展--民主黨被和平的苦苦相逼仍然能堅持己(廢)見,沒有任何非政治的後果--才是真正民主的體現及需要保障的權利.Anything more than that,如不能”苦苦相逼”,對唔住,民主係唔包既.那些煮飯仔和稀泥小學討論會式的民主,對唔住,係冇人想要既.

ps
問:如果有人跪求社民連不要搞總辭,那又如何?

答:無任歡迎!長毛可以邀請跪求人仕進入會場內繼續辯論,嘗試把他們說服.若然不能,便謙虛地表示請願人仕的理由也不能把社民連說服,並希望他們繼續提供意見.

pps
問:為可沒有人自發地向社民連公民黨跪求呢?不是說否決權是最重要的嗎?他們辭職不是令泛民失去否決權嗎?不是生死關頭嗎?他們不是去跳樓嗎?不是不應見死不救嗎?

答:{我唔識,請賜教}


[引用] | 作者 49仔 | 15th Dec 2009 23:5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孔誥烽﹕由變相公投量化出來的民意力量

【明報專訊】現在無論民主黨意向如何,變相公投已是勢在必行。公投還未開始,所引發的民主運動中老中青三代的激烈辯論,已是20多年來罕見。在這場爭論中,我們可以學習到什麼?

有民主派領袖在被公投支持者咄咄逼人時在報章發表鴻文,闡述反對公投的情與理,當中五四式理想主義情懷之澎湃,教人動容。不過有人無情地將這千萬肺腑之言,撮寫成只剩「對話」兩個字,我倒是十分同意的。

民主派在回歸後爭取民主的方略,好像就只有哀求對話這一招。哀求者,就是不問憑什麼對方要理睬你,而只希冀一己的真誠能打動對方。當中的赤誠之心,有如在信訪局前跪地痛哭的農民。

這次政改諮詢,再次彰顯此路不通。民主派求路線圖,叫價很低。我懷疑部分人其實只求一個不參加公投的下台階。但最後阿爺連下台階也不給,可說是對他們打下狠狠的一巴掌。奇就奇在,他們在捱了一巴掌之後,竟然還可以繼續哀求與中央對話。我反覆思量,想理解他們的心境,不禁聯想起上海八十後作家,被人形容為當代魯迅的韓寒前一陣子評《建國大業》的一番話:

「從另外一方面來講,《建國大業》是一部愛情文藝片,它委婉的講述了窮小子追求富家女的故事,當時的共產黨就是窮小子,新中國是待嫁的富家女……窮小子成功的秘訣就是一開始要有理想,談未來,許承諾,拉攏朋友,亂開空頭支票,當然,會打架是排在第一位的。最終終於成功的娶了新中國。當然婚後的生活就和在座的各位當年花言巧語的男同志們的婚後生活差不多。你們泡妞時的承諾都做到了嗎?」

用這段話來形容北京與香港民主派的歷史關係,也十分恰當。1980年代初,中共在本地進步青年面前,不也是那個「有理想,談未來,許承諾」的窮小子麼?那年頭的民主派,哪位不對民主回歸有無限憧憬?

20 多年後,物換星移,當年的進步青年嫁給窮小子後,不單承諾沒有兌現,還發現對方原來有不時發茘罵人打人的脾性。窮小子發財後,就更是有恃無恐。不過很多受虐者在每次受辱後,都會回憶起婚前的甜蜜時光,然後抱覑對方其實深愛自己這一信念,忍氣吞聲,靜待伴侶有一天會自動變回當初的善類。

這次有人提出5區公投引起泛民激辯,就有如家裏有剛長大的小孩終於受不了父親的暴力,也看不過母親的懦弱,主張要報警,或起碼作勢報警。但這位母親不單不接受孩子建議,反而往孩子的死裏打,罵他大逆不道,說報警無用、會搞到「無彎轉」、「個家會散」,更「會刺激老竇打得仲勁」。

繼續忍氣吞聲的後果

不講也知道,繼續忍氣吞聲的後果是什麼。相反,若真的有人報警或作勢報警,卻可能讓施暴者下次落手前顧忌三分。施暴者的一點畏懼,或會轉化成尊重,最後反而可以帶來真正的大和諧、大團圓。

有人認為變相公投無法律效力,贏了也只是拿回5席,所以沒用。這種論調,正體現不少民主派只將民主運動簡單地等同於選舉議席得失的加減算術,而不諳群眾力量的動態力學微積分。

中央若對現任民主派議員廢除功能組別的要求視而不見,不對話、不還價,最多只是向23位議員各打一巴掌。2008年因為各種不同原因投票給這23位議員的選民,最多只是同情這些議員,替他們不值而已。

但當數以十萬、百萬計的選民在變相公投中明確、直接地投票支持廢除功能組別後,就算民主派的議席不變,甚至少了一兩席,事情卻已經起了質的變化。到時若中央仍對要求視而不見,繼續不對話、不還價,中央便是向幾十萬投了票的選民每人打一巴掌。這樣做會引發什麼後續發展,誰也說不準,但懂政治的中共,是不會不認真考慮箇中風險的。這也是為什麼當年民主派在議會內怎樣力抗23條都無力轉勢,但50萬人一上街,23條即被擱置,至今北京仍不敢再提的原因。

再者,由變相公投量化出來的民意力量,恐怕比50萬人上街還要大。因為就算50萬人上街,建制派也可以詭辯沒有上街的其他600多萬人,是贊成23條的。但在變相公投中,持反對意見的選民,也有同等機會表態,而建制派亦已擺出了全力應戰的態勢。最後的投票結果,誰是多數,誰是少數,一目了然,無法抵賴。

當然,萬一公投投票人數太少或不過半怎辦,乃民主派不得不認真思考的問題。但也請反對公投的朋友,不要再將輸了公投的負面衝擊不斷誇大來嚇人。若公投失敗,最壞情莫過於政府保守方案獲通過,政制原地踏步。這跟民主派不搞公投,在議會等運到的結果,相差不遠。若政府敢在公投失敗後乘勝囂張,引來倒退,選民也必會在2012年的選舉中反制。

最重要的是,變相公投先例一開,等於是讓市民手中多了一道板斧。大家在第一次使用時就算有所閃失,以後也能在更多的實踐中學習,慢慢上手,最後成為能運用自如的有力武器。

當年蔣介石開始清黨之後,中共在各大城市土崩瓦解。不少中共領導想不出辦法,仍堅持留守大城市,以及一廂情願在國民黨內尋求同情者之老路、死路。後來毛澤東頂住黨中央的反對,開拓出組織農民、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新路,開始時也是不斷吃敗仗、不被看好。但老毛一面失敗,一面學習,最後還是帶領中共反敗為勝。

公社兩黨開新路 港人福分

所謂的「不爭朝夕」,並非是要不冒險、等運到,而是要在勇於探索新路的同時,不只覑眼於一場戰役的成敗,或一兩個席位的得失,也要覑眼整場戰爭、整個運動的長遠佈局。中共在1934年棄守瑞金、1947年撤離延安時,並無人嘮嘮叨叨覑「不撤退、不倒退」之類,拖泥帶水。因為他們知道,今天暫時退下,為的就是明天的強勢回歸。

現在公、社兩黨願意放下意識形態分歧、冰釋前嫌,並肩走進凶險的曠野,為我們披荊斬棘、開闢新路,這是香港人的福分。若民主黨最後決定不參加,公投支持者應該體諒,不要再謾罵了。畢竟民主黨包袱多、體積大,要轉向並不容易,就像鐵達尼號遇上冰山,硬轉也轉不來。但反對公投者,不論是多麼滿腹經綸,多麼不甘寂寞,是否也應該暫時沉默退場,靜待實踐去檢驗真理呢?

作者是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布魯明頓校區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引用] | 作者 49仔 | 15th Dec 2009 22:1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方潤
方潤 :

我從來不贊成跪民主黨,也不明白為何要苦苦相逼,夾人上轎。
民主黨本身民不民主是另一回事,但民主黨是參與民主選舉的,要是它的決定不好,你下次可以不選他。就這麼簡單。
要勸就勸,它不聽是它的事。它可不是政府。
P.S. 正係有人問話齋,如果有人跪求社民連不要搞總辭,那又如何﹖


...


這些民主相對主義論真令人打呵欠.民建聯也是參加民主選舉的.那他們支持興建高鐵,為甚麼反對者要踩上民建聯總部,大規模遊行,苦苦相逼,夾人”不”上轎呢?下次不要選他們便可,很簡單呢!

事實上依此思路,所有民主社會的遊行,集會,衝擊,都是”苦苦相逼,夾人上轎”,都很不可取呢.

方sir自己不支持五區總辭,便說不支持好了,這自然引伸不支持逼迫民主黨.扯上民主社會甚麼的,全然無關.可以告訴大家,通常是辯論處在下風的人,再無力反駁的人,但又頑固地堅持己見的人(這往往發生在保皇黨身上--大家不發覺民主黨這次很多言論的路數都很像保皇黨嗎?)才會訴諸於甚麼各有各說才是民主這樣的廢話.若道理在手,大聲把批評駁倒便行,何必只是強調自己的權利,說阿媽是女人呢?

一系列活躍於評論政事的blogger,貌似懂事,實則對民主真義的把握和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愚夫愚婦毫無分別,真令人難過.現在事情的發展--民主黨被和平的苦苦相逼仍然能堅持己(廢)見,沒有任何非政治的後果--才是真正民主的體現及需要保障的權利.Anything more than that,如不能”苦苦相逼”,對唔住,民主係唔包既.那些煮飯仔和稀泥小學討論會式的民主,對唔住,係冇人想要既.

ps
問:如果有人跪求社民連不要搞總辭,那又如何?

答:無任歡迎!長毛可以邀請跪求人仕進入會場內繼續辯論,嘗試把他們說服.若然不能,便謙虛地表示請願人仕的理由也不能把社民連說服,並希望他們繼續提供意見.

pps
問:為可沒有人自發地向社民連公民黨跪求呢?不是說否決權是最重要的嗎?他們辭職不是令泛民失去否決權嗎?不是生死關頭嗎?他們不是去跳樓嗎?不是不應見死不救嗎?

答:{我唔識,請賜教}


[引用] | 作者 49仔 | 15th Dec 2009 22: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華叔無視班跪求年青人果樣, 令我想起當年六四班中共高官無視天安門絕食學生既樣

如果當年班高官係度講....
"絕食唔係一種民主的態度,假如有人去跪王丹,佢會唔會改意見?"

司徒華會唔會反枱?


[引用] | 作者 KENNTH | 15th Dec 2009 17:4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exactly!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星屑醫生 | 15th Dec 2009 20:09 PM

[4]

莫名其妙!
民主黨是參選的政黨,
如果不滿意它的表現, 可投其他政黨,
社民連, 公民, 民建聯, .......都可以,
如果夠信心有好多同路人,
你地年輕一輩自已搵人出黎選吖!
連攪學生會都唔熱烈, 又怕蝕底,
好懷疑你地有幾大政治能量?


[引用] | 作者 Ken | 15th Dec 2009 14: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未夠經驗,未夠膽是肯定的。現階段是戰戰兢兢的。但不是比我做中學生那時代,多了更多年青人出來了嗎?

你可以說他們仍很green,甚至是烏合,但這些苗你不去栽種不行。

隨著社會重心shift 向互聯網一代,新的革命正蓄勢待發!遲早摸得出成功的新形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星屑醫生 | 15th Dec 2009 17:05 PM

[3]

能真正使用抽像方法多角度思考的人不太多。能使用者的行為及言論從別人看來便是不知所謂,犯下一些「表面」或「常識」的原則。

其實都無什麼辦法,只可對聽得懂的人給更多的關心與支持。對聽不懂的只可以用行動來証明。

如果時間ok, 我會乘飛機回港投一票及動員全家投公投。我認為背後的行動理念和公投意義是重要,亦是關鍵時刻。

同意白鴿們的「胸有成竹」「不看你一眼」是多麼「天真又老化」


[引用] | 作者 Abstract | 15th Dec 2009 13:2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講一句唔支持好容易,但係要身體力行去叫人支持,即使你唔認同佢用嘅方法,亦值得尊重。

包包
[引用] | 作者 包包 | 15th Dec 2009 11:5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從來不贊成跪民主黨,也不明白為何要苦苦相逼,夾人上轎。

民主黨本身民不民主是另一回事,但民主黨是參與民主選舉的,要是它的決定不好,你下次可以不選他。就這麼簡單。

要勸就勸,它不聽是它的事。它可不是政府。

P.S. 正係有人問話齋,如果有人跪求社民連不要搞總辭,那又如何﹖


[引用] | 作者 方潤 | 15th Dec 2009 10:1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唉,我在刁民那裡有說,跪的意義,不單單在「求」,正如毓民掟蕉,不單單在發洩。
你當是行為藝術看又好,當做一個trail 又好,老實說,衝擊政府總部來來去去得10%民心,不夠呀。這次跪求,或多或少能擴大民心,至少就有婆婆阿嬸來支持,多了市民肯收他們的flyers,甚至走過來和他們說話呀。

At least 也是do no harm。

年青人,就由得他們去試囉,試得好,ok,試得不好,也ok,反正有本錢,也用不著前人教。

我唔明,若真民主黨有人來跪毓民,有甚麼問題?假如他自覺受不起,跪返他轉頭也是可以的,仲更好睇。

一句,他們心裡沒有奴性,夾硬說他們的跪是奴性表現,對他們是苛責了。我願給他們更多的關心與支持。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星屑醫生 | 15th Dec 2009 10:5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