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18th Jan 2010, 18:22 PM | 香港感情

2010年1月16日至17日,我在遮打道上躺臥,雙手彎曲放在腰後,與身旁的朋友手圈著手,緊緊地扣在一起等著被抬走。這一刻我順勢看上望,視野的左邊是大會堂,左前方是中國會,右邊則是港鐵出口和立法會大樓,在立法會大樓後面直立的是中國銀行和長江中心。

這就是名馳世界的中環光景。不過,我沒有把它們端詳得很仔細。

卻希奇地發現,原來在發光大樓的包圍之中,仍看得到星。就把那幾顆星星看了很久很久。

PicturePicturePicture

本來我們當中很多人(甚至我自己也是)對眼前的警察都很有點情緒,總覺得警察都應該站在正義的那一方(抗爭者有自義心態當然十分正常),否則就是給政治操控的機器。尤其是我們這些街頭鬥爭初哥,第一次正面面對幾排威武(有些還真的相當靚仔)的警察,他們又曉得使用一些心理威嚇的技巧:忽然大步衝過來、忽然雙手搭上鐵馬、忽然紮馬、忽然逼向前、忽然吰喝、忽然用強電筒照我們的眼... 自然很容易會給挑逗(笑)得熱血沸騰。

多得理大的教授先生在六小時的時間裡,預先給靜坐的我們與所有圍觀的人群開了一場戶外公民課,他教大家,抗爭的時候,激動一定有,情緒一定有,就有三點絕不能忘,就是「仁」、「義」、「愛」。「你的戰友你自然能愛,」他說。「那麼這些和你對望的警員呢?那麼躲在立法會大樓裡頭的鄭汝樺呢?」就逗得大家都笑了。事後我有機會和他說了幾句話,他說:「這次抗爭,就結果來說是失敗的。因此覺得傷心失望一定有,卻不可以讓他們的心受到傷害。」

啊,教授,我多麼慶幸能在這後遮打的陣地上遇上你。

然後又有一位學者和大家說了一個「警察良知」的真實經歷,還有一位叫熊仔叔叔的先生,他藉著兩個故事,進一步提醒我們不要太早便說「不可能」。

不知何故我想起了憶蓮,就很想這位自己最愛的 Diva 的歌,在這一刻可以飄揚在大時代凜洌的冷風裡。

反正唱了這麼久的 Beyond,也是時候找些別的歌來唱。我說:「好,這一首我不理會你們曉不曉得唱,總之我想唱就唱了。」想不到他們竟更出力地拍手掌。於是我自顧自唱起了【願】,衷心希望大家細味歌詞。

最美一幕 還未閉幕  最闊的路在塵世遠方
最好知己永在身旁  聽我講 我從不說謊
我想相聚 誰便再聚   我想歡樂便隨意去追
我想相信 我做得對  想到人極疲累

來到副歌的時候,才發現大家早已在投入地唱和。

我自信有日如願  縱使天高地厚  仍被我逆轉
假使一生會沒了沒完  總有日會如願

當結局未揭穿...

有一點我覺得頗為奇怪,站起來和大家分享的人,很多都是各大院校的學生、畢業生、研究生和學者,與一般人印像的所謂「八十後」很不同。我自己也對大家說,其實不明情況、不在我們中間的人,根本永遠無法掌握「八十後」所代表的到底是甚麼。因為人的想法從不以年齡為分野,甚至不以教育背景作分野、社會階層作分野(我個人不喜歡說階級鬥爭),卻以良心做分別。

無法上位的怨氣?呸,誰要上這種冰冷階梯。

放膽讓良心主導,就是八十後。

你可以有良心地撐高鐵、可以有良心地反高鐵,卻不能無良心地撐高鐵、無良心地反高鐵。可是當社會主流意識漸變;當「經濟發展是硬道理」漸漸入心入腦;當人人以跟風轉作為生存之道;當大家都再也離不開冷氣;當真相再沒法循正途散佈的時候... 真可以保存那顆屬於赤子的良心嗎?

我不知道。當面前的防暴警察用大光的電筒照著我們,前排警員雙手作勢按著鐵欄,口裡荷荷作聲威嚇,我們一班手無寸鐵的年輕人,全晚沒有做過甚麼激烈情緒動作的年輕人,手圈手躺身臥在後遮打道上等著被抬。這一刻我心裡澄明,只顧看著天上那幾顆星。

燈火再通明,在中環夜空你總會找得到幾顆努力發亮的星星,才不需要你裝好心,先熄燈來讓它們閃耀。

 

後來還唱了些真正陪著80後這代人成長的歌:

【我的驕傲】我喜歡那句「不因氣壓搖擺,只因有你擁戴,believe me I can fly...

【愛得太遲】「最心痛是,愛得太遲...」這些都不用說了吧。

哈,至於為甚麼在電視裡會聽到我們大唱【愛情陷阱】的呢?下篇再續。


[6] 來自堡壘的探望...

抱歉我未能參與你們的行動,
因我要照顧一位我很心愛的人!
但我會默默支持你們這群熱血朋友的!

對了~
被人抬起來的感覺如何?
有點尊崇高貴的感覺嗎?


[引用] | 作者 永遠愛媽的曲奇餅 | 26th Jan 2010 02:0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是你們的熱心, 令下一代把這個社會看得更清楚!
謝謝....加油!


[引用] | 作者 小白 | 20th Jan 2010 00:5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我反而想知 熊仔叔叔的兩個故事 : )


[引用] | 作者 ET | 19th Jan 2010 20:4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正義故我在

follow你的blog很久,第一次留言.起因於欣賞你反對起高鐵這理想的態度與堅持,但柔軟面,我更好奇太座在你對社會抱負與理想,甚至不惜上街,躺在星空的街頭之下,扮演什麼樣支持你的角色?有機會可否與我們分享..加油!!


[引用] | 作者 彼岸過路人 | 19th Jan 2010 00:4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作為當日也在遮打道的「八十後」,感謝你。
認同閣下「因為人的想法從不以年齡為分野,甚至不以教育背景作分野、社會階層作分野」的說法,我認為「八十後」一詞更代表著時代的演進、社會良知的覺醒。


[引用] | 作者 Walter | 18th Jan 2010 21: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你對原本不屬建制派的梁家騮醫生最終投了贊成票支持高鐵方案有甚麼意見?

你對原本不屬建制派的梁家騮醫生最終投了贊成票支持高鐵方案有甚麼意見?


[引用] | 作者 doctor | 18th Jan 2010 20:3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把他拉下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星屑醫生 | 18th Jan 2010 20:49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