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21st Jan 2010, 19:35 PM | 香港感情

接受訪問的時候,記者小姐問我:「還在等你寫為甚麼會唱『愛情陷阱」呢。」我靦腆地笑了笑,才醒起自己還未和社會交待。

我真想不到,社會對於示威者唱歌和選舉竟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回朋友留言的時候也說了,我不會為此分辯,一來,不會和那天的示威者劃界綫,這是各有各做,各人因應狀況做自己認為適合的事,做了出來,自己為自己負責就是了。二來這明明就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你說你覺得那是侮辱,我說我一點不覺得,甚至還在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做得不錯。這與閣下說你覺得譚惠珠好醜樣,我硬是覺得她「超靚囉」一樣。

我只有一個微小的希望,希望所有怪責我們的人,請以同樣嚴格的道德標準去看現在的香港情況:政府的官僚施政手段、保皇黨置市民的利益於不顧、功能組別的傲慢與專橫、中方喉舌那不可一世的轉播阿爺心意的態度... 只要你亦同樣因此而覺得憤怒,想留言罵他們,甚至暗自決定到總辭補選時一定要把泛民候選人投回立法會裡去的話,我們這些小嘍囉給你罵幾多遍也行。

朋友說在電視機裡聽到唱【愛情陷阱】,那時鄭女士和一眾保皇議員剛剛循港鐵逃之夭夭了。告訴你,我的陣地在後遮打道上,她逃脫的那個港鐵站就正正在我們身旁。所以之前之後的警方佈防,還有他們逃脫的情況,全給我們看在眼裡。

之所以會唱【愛情陷阱】,因為我們的而且確中了他們的圈套。

唱完【愛得太遲】之後,我們右面的警方忽然有點異動,多了一隊穿頭盔的防暴警察出現在港鐵站的入口前,他們加佈鐵馬,築成兩三排更牢固的鐵馬防線。我們都像驚弓之鳥,心想快要給抬走了... 所有人便立時右轉90度,向著地鐵站方向圈起手向後臥去。

誰知這時左邊的警察(即是原本一直正對著的那幫警察)又有異動,他們向前踏上一步,把手攀在鐵馬上,有些在吼叫,有些則拿電筒來照我們。我們都給嚇了一跳,以為他們這是聲東擊西,便連忙又向左轉,手圈手向後臥好,心想這次無論如何也不會再上他們的當。

許是我們太天真,才會中他們的計中計。正當我們忙於與面前的警察睜眼的時候,右面港鐵站前方忽然喧嘩大作,有另一班示威朋友忽然擁上去那邊的鐵馬處。我們立刻站起來,想擁前去卻又有點怕。未幾,就看著鄭汝樺和一眾保皇議員,在大批警察的護送下,一溜煙的鼠進港鐵站裡。

才知道中計了。

事後才知那裡警方在無警告之下噴了胡椒噴霧。我就在想,或許真是天意,讓我們這班人守著這後遮打道的陣地。警方應該做過評估,知道我那裡的人最和善,經驗也不足,因此只要嚇一嚇就能保一眾貴人安全逃進港鐵站裡。

這無疑是個很令人沮喪的失敗,教授為了緩和大家的情緒,便又對我們訓話和說故事。之後再叫我們選舉最漂亮警花,可惜當時只有三個女警,兩個怕醜縮在師兄身後,只剩下一個面不改容地立在陣前。

「自動當選!」大伙兒在歡呼,就把無法對話的憤慨拋諸腦後。我對大家說,其實唱歌是很有力量的,原本警方個個躬身向前、一副如箭在弦的架勢,隨著幾小時的歌聲他們都變得溫和,雙手交叉向後挺著站,這身體語言就是最好的證明。教授還說我們其實也得到某程度的成功,捱過了十二時,後遮打就是行人專用區,警察再也不能清場,我們甚至有權在那裡玩通宵!我讓大家決定唱甚麼,有人建議唱【熱情的沙漠】,我說我不懂得唱(其實我是懂得唱的,不過就不想唱...)。有人大叫【愛情陷阱】,我想起了歌詞,還真對得上路。

真心比俘擄,彷彿遭圈套,探索這愛路... 

我墯入情網你卻在網外看,始終不釋放... 恨、愛、心中激盪...

就是這樣,我們就把圍堵失敗的憤慨,一股腦兒發洩在「這陷阱、這陷阱、這陷阱,偏我遇上!」了。


[2]

這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right.
但這個世界,總是有很多人容不下與自己不同的意見,對別人有偏見。

畢竟唱歌和選舉,只是想緩和現場氣氛吧。
而緩和的氣氛,對雙方也有好處。
始終誰也不希望有衝突。

Tsang Jai
[引用] | 作者 Tsang Jai | 22nd Jan 2010 17:4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常常說,有很多人是「輕重不分」。

但有些特別惡劣的人,其實應該是「鋤弱扶強」心態,即是「牙刷仔小夫」那種人。


[引用] | 作者 方潤 | 22nd Jan 2010 10:3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exactly~!到死到臨頭呢,才曉得說知錯囉。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星屑醫生 | 22nd Jan 2010 13:26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