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屑醫生 | 1st Apr 2010, 11:22 AM | 偽醫學教室

膝頭癌有兩個類型,一種是海港型,一種是內陸型。兩型患者的膝關節因為長期失去自我操控能力,一聽見來自北方的吹雞聲(風聲)便立刻跪低,膝頭會開始生繭,越生越厚越變越惡,久而久之就會生癌。這癌影響膝關節運作,等到某一天終極跪低了,便從此長跪不起。

不過最影響深遠的並不是這個長跪,而是看不過眼別人不下跪。海港型和內陸型的發病原因有所不同,兩者最大的分別是:海港型膝頭癌患者會對任何形式的「公開投擲」動作會產生無以名之的厭惡情緒和杯葛行動,你問他們為甚麼這樣討厭「公開投擲」,他們也只會亂說一通。因此「膝頭癌」在海港區又稱之為「失投癌」或「塞投癌」(懶音)。內陸型患者則禁止使用「膝頭掃」簡稱「頭掃」,即使雙膝跪到又是泥沙又是灰,也絕對不准用出動「頭掃」。就認為動輒用「頭掃」來清理污穢會對膝頭不利,甚至危害個人生命,影響社會穩定云云。

Picture


這種癌最特別的地方,是它並不如其他癌症那樣出於基因突變,雖然有證據顯示東亞人天生就特別容易患上膝頭癌。今天我就先解說「海港型膝頭癌」,詳細敘述這疾病的一些風險因素。

第一項是記德利憶斑塊。病人在搵食的過程中把不同的生物吃進肚子裡,包括愛酒精的腸肥蟲、隨時變色的假紅蟲、還有自以為高人一等的膏冠蟲。這幾種蟲可以獨立地在病人的體內生存並引致疾病,亦可以發展成為互相依賴的共生生態。不同種類的蟲子會建立環環緊扣密不透風的親密關係,於是你吃我的唾液,他吃他的糞,我又為他守護後代,你又給我作養分輸送... 十分核突,卻是極為難搞。

當記德利憶斑塊在腸子裡成形後,人便會漸漸變得肚滿腸肥,然而又會經常覺得餓,於是你的我的通通都變成他的囊中物。膝頭因體重上升而持續受壓,一跪不起的傾向就更高了。 

第二項是腦殘。由於海港區人口高度密集,生活方向單一單調是是但但,看得出近年腦殘的蔓延狀況有越趨嚴重之勢。

值得留意的是,沒有研究顯示腦殘與膝頭癌有必然的因果關係,兩者之間只是有關聯。也就是說,腦殘者同時患有膝頭癌的比率比非腦殘者罹患膝頭癌的比率高,不過就有相當多的腦殘患者沒有同時患上膝頭癌,他們甚麼都沒有興趣,反而不會患上膝頭癌。同時研究更發現亦有不少膝頭癌患者原來根本就沒有腦殘,他們之所以一聽吹雞就立刻跪低,完全是個人主導意識選擇的結果。

第三項是大鼻盟。大鼻盟之所以鼻子又大又盟又塞,因為他們養了廿多年的白鴿令他們敏感。因為鼻子變得很大,因此他們經常都要仰起鼻,擺出一副不屑的樣子,其他人則要仰他們的鼻息做人。鼻盟會連帶腦塞,只好時不時發出「哼哼哼」那樣的聲音來呻一呻通喉舒鼻。同時亦因為鼻子又大又盟又塞,所以負責平衡裡外壓力的歐氏管總是運作不良,一聽到大聲說話或粗言穢語,話之你有理無理都會頭暈。

重症大鼻盟患者兩隻眼睛都給大鼻子逼開,就會做成嚴重失焦,連一些傻都知是沒有可能的事,他們都會大鼻得以為自己真有能力做得到!他們的膝頭癌屬於隱性,平時聽到吹雞不會跪低,但到了決定性的時候,膝關節就會適時失靈。卻又不一定會完全跪下,就界乎想跪不跪不跪又跪的尷尬位置,這才最令人激心。

三種細型的病理不同,表徵卻是大同小異,除了下跪之外,患者都會口徑一致地反對作為意願表達的「投擲」動作,甚至下定決心用盡一切方法要令這投擲失靈。這種自動自覺的自我封口,連帶別人想開口也要一併封殺的病徵其實相當令人費解。有學說認為,癌腫可能已從膝頭轉移至舌頭,在舌頭上開了花,才把一副大嘴巴也封起來了。等癌腫繼續蔓延,盟塞到整個人都化身為一舊硬膠狀的大癌塊(人辦自己想想),無論走到哪裡都只會阻著那裡的人發圍,阻著地球轉。

最後終於變成活化石,到時就返魂乏術了。